邢台市内游社群

枫行天下|最好的风景是心中的诗意

适我居2021-11-23 07:27:50


 最好的风景 


是心中的诗意


旅行?我也喜欢啊。很多人这样双眼放光地对我说,并且,他们总是强烈要求我下次有旅行计划时一定要告知他们,一副非去不可的样子。可是,当我郑重地计划“下次”时,他们又会有种种推脱的借口,即使好不容易成行了,一路上各种挑剔和吐槽,自己不爽快不说,还给旅伴心里添堵。这样的人,实际上已经把旅行功利化了。他们总是认为:我特地请了假,又付出了一笔不少的金钱,如果看不到想象中的“绝世美景”,那岂不是亏了?


可是什么才是“绝世美景”?在他们的期望里,那应该是一种完全迥异于现实的美好存在吧。然而,万水千山走遍,让人叹为观止的景致又能有几处?使人一见倾心的桃源又在哪里?

于是,就时常听到不少人在抱怨:旅行只是花钱买罪受。也有人调侃:旅行不过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罢了。每每听到这些,我的心里不免有点难过,为那些我到达过或者没有到达过的远方难过。远方从来不曾诗意飞扬,是我们自己的心中有诗意飞扬了,才有了远方,才有了风景。



那一年,我第四次去厦门,带着孩子去。有个朋友就无比诧异又不屑地对我说:厦门有什么好玩的?无非就是看个海。是啊,我确实只是去看个海。可是,人与人的差别,可能就只是:我觉得有必要抽出时间花点钱去看海,而她觉得,钱省下来可能够孩子上一年的补习班。



然后我们到了厦门,住进了鼓浪屿一栋老别墅改建的酒店里,天天只是在那里发呆、闲逛,朋友又说:鼓浪屿什么也没有!她确实是来过鼓浪屿的,所以才下了这个断论。在她眼里,鼓浪屿除了一片海、几幢老建筑,确实什么也没有。可能她不能明白,正是因为那片海和那几幢老建筑,鼓浪屿才成为鼓浪屿,只是这样的鼓浪屿,似乎与她无关罢了。这样的鼓浪屿,在“风景”和“无聊”之间,仅仅隔着一点心中的诗意。




在我看来,一座建于1935年的老建筑,就仿佛是老时光的邀约,沿着低矮的围墙来到它的跟前,轻轻推开院落的小门时,立刻就有一种迷失的快乐。

老时光本来就足够柔软,再加上,这里有一个美腻的院子,不知有多少人在此倾注过温润的情怀。建筑保存完好,可见每任主人都在精心呵护。院子里的两株七里香,已经有20年的树龄了,当初是谁怀着柔美的心意,亲手植下一片芬芳?据说,为了这两株七里香,在租下这个院子时,酒店老板付了20万的押金。院里怒放的山茶花,碧绿的草皮,闲适的秋千椅,藤编的猫窝,无一不浸润着时光的静好。



进入房间,那一间木结构的小阁楼,是教我把脚步放得很轻很轻地,如同去时光尽头探秘一般地,安放身心的吧?还有那一扇笼着白色刺绣帘幔的文艺范小飘窗,是教我把眼睛和情怀从外部世界收回,好好观照最真实的自己的吧?在这里,我再次掉入了对生活的爱恋里,对此我满怀欣喜。




其实心中若有诗意流淌,我们也许不需要藉由远方,就能触摸到无限风景。我总是在一个不经意的清晨,车过巾山中路时,发现春天坐在二乔玉兰的枝头,内心马上溢满感动,那一天就变得无比明媚。

陈凌晨摄


每一个无法行走又不愿辜负的周末,我必然会去赶赴和郊外、乡村的约会。


赵春飞摄


那一天脑海里闪过江南街道上马村,曾经路过,未作停留,但村前一条秀美的溪流,隐约总在记忆中潺潺流淌。想着,在春天,溪流已经把村子滋养得格外养眼了。于是就按捺不住了去看望它的念头。


林天喜摄

没想到,溪流之外,它居然还捧出了秀竹、香樟、石头房,好一份春日盛宴,简直让我如痴如醉。那样一次兴之所致的行走,就成了记忆中的绝唱。


林天喜摄

周志刚摄


所以,无论远方也好,当下也罢,风景只是内心的投射。心无诗意,行万里路也无法拯救生命的苍白;心有诗意,熟悉的地方也有别样的风景

                        郭华坚摄


更多精彩请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适我居”


Copyright © 邢台市内游社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