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市内游社群

有奖征文 | 陪我把风景都看透

大鱼文学2020-09-15 13:24:20

该有多喜欢,那么微弱的联系都觉得幸福




Mar. 30

2018

+





作者:卡卡




有奖征文“游戏里的你”入围文章




大一之前,我是根本不玩游戏的。仔细想想,我玩的所有游戏都是杜若推荐给我的。


最先下载的就是腾讯的“欢乐斗地主”,杜若特意叮嘱我一定要腾讯出版,还扒着我手机帮忙找官方图标怕我下错。


后来我才知道她经常把QQ大号小号的金豆输的不够开一局,所以才盯上我。得知真相后,我直接把我的账号密码输在她游戏里方便她直接用。


真正开始玩“欢乐斗地主”是在等陆唐下课一起看电影的时候,那时候我刚好把手里的一本小说看完,陷入了书荒状态,那个时候又剧荒动漫荒。陆唐死都不来,我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就点开了欢乐斗地主。


后来......我也不知道自己玩了多久的斗地主。只记得陆唐来的时候,华灯已经初上。

陆唐一脸歉意地说:“对不起,来晚了。”


我说:“没关系。”虽然晚了,但是毕竟还是来了。


我们进场的时候,刚刚好片尾曲《陪你度过漫长岁月》响起:“走过了人来人往,不喜欢也得欣赏,我是沉默的存在......”


回宿舍,我把凉皮和烤肠递给杜若:“欢乐斗地主我玩了,挺好玩的。”


杜若欢呼雀跃地接过吃的,然后又一脸狐疑地看着我:“你不是和陆唐看电影去了?还是你男神安东尼的电影,你玩的哪门子斗地主?”


我笑:“等陆唐的时候玩了一会儿。”

杜若翻白眼:“陆唐也太过分了,还让你等他。”


我笑:“还好啦。”

杜若作罢,盘腿坐在凳子上开始吃晚饭加宵夜,本来安安静静的,突然诈尸一样:“卧槽你等了陆唐多久?我下午退出的时候你的号只有几百的豆子,现在上万了!!!”dao


我的笑容僵了僵:“也还好,没多久。”

杜若转开了盯着我的目光,开始翻钱包:“瞧我这记性,还没给你钱。下次脾气别这么好了,像我欠你饭钱没给,你就应该跟我说啊。有时候你不说我会忘的。”


我笑:“还好啦。我知道你会给的。实在不给我会讲的。”

杜若很认真地开口:“你这种性子碰到不善良的真的是要吃亏死。看着都生气!”


我一直没告诉杜若,那个时候我其实是很想哭的,但是又觉得太矫情,憋了回去。

杜若玩腻了“欢乐斗地主”之后,又玩起了“开心消消乐”。


我被杜若缠着下载了“开心消消乐”,加了好友。因为好友每天可以互送体力......

“开心消消乐”是我自己玩腻的。


寒假,陆唐同学聚会带我一起去。前一天,我特意和杜若视频,让她帮我选衣服,她特别起劲地帮我参考,直到最后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装死:“凌波,你可放了我吧!你底子好穿什么都好看。在陆唐眼里你穿什么都天仙一样,不穿可能效果更好。”


我囧:“我要下车,这不是开往幼儿园的校车。”

杜若说:“陆唐也算是开窍了,知道表明你的女朋友身份。”


我的衣服大多是无印良品优衣库,偏休闲风。那天我特意穿了我姑买给我的一条格子连衣半身裙,外搭了一件白色短雪花绒牛角扣大衣,还特意去买了一顶白色贝雷帽。


杜若酸不拉几地装文艺:“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我和杜若都不知道,隔天的同学聚会,我就是嫦娥下凡,陆唐也不会多看我一眼。那天聚会,他有他心口的朱砂痣和床前的白月光。我早就成了墙上的那一抹蚊子血和衣服上粘着的饭粒。


苏珂过来敬酒的时候,我不知道哪来的敌意,就是喜欢不起来她。后来杜若马后炮地说:“请相信你的直觉和第六感。那就是你情敌。”


陆唐的目光全场围着苏珂转,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开始玩“开心消消乐”。感谢杜若每天逼我登录送她体力,我背包里顺手收的体力瓶多到999+。


吃完饭又去KTV,我自虐似的跟去了。一个五音不全的人去KTV可不就是找虐。后来苏珂拿着话筒找我唱歌,我不想出丑只能拒绝。陆唐看似维护我,最后和苏珂情歌对唱的时候,更虐了。


我没事做,又开始玩“开心消消乐”。把999+的体力瓶都用的差不多之后,我终于对消消乐有了一种来自灵魂的厌倦。厌倦到一提起来消消乐简直要哭出来。


主动卸载了“开心消消乐”,我求杜若给我介绍其他游戏,然后我们两个一起下载了余热未消的日式和风手游“阴阳师”。


养阴阳师的时候,杜若一直养神乐,我一直养晴明。

杜若一直劝我:“没有大天狗和酒吞茨木那些扛把子的SSR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傻!!!次次打架带晴明!白瞎了你满星满级的姑获鸟!神乐的‘通灵疾风’技能给姑姑一次,你可以多上万的伤害!”


我仍旧固执地养着晴明,各种皮肤也先买晴明的。

杜若知道晴明的声优是杉山纪彰,她也知道杉山纪彰配过《火影忍者》的佐助,但是她不知道陆唐最喜欢佐助。


我固执地喜欢着陆唐喜欢的佐助的配音杉山纪彰配音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多拗口。又多可笑。


杜若给我看她在微博刷到一句话:“学生时代喜欢一个人,连作业本放在一起都觉得幸福。”

该有多喜欢,那么微弱的联系都觉得幸福。


应该是很喜欢很喜欢,喜欢惨了。

刚刚好网易云音乐日推里出现了《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的主题曲《Fish in the pool》,热评第一说:“在遇见你的那一刻,我杀死了心里的另一个自己。这便是全世界最微小的杀人事件。”


收到匿名邮件的时候,杜若正在哭天抢地:“凌波你真是可以的!好好一个美女学霸又有男朋友!结果沉迷游戏,级数比我这个既宅又腐的学渣还高!级数高就算了!你给我好好说说。我才备考一星期没看我家神乐,阴阳寮的会长怎么就成你了!?”


我笑着打哈哈哄她:“别闹别闹,我允许你篡位,我禅让我禅让。先让我看封邮件。”


宿舍里打闹成一团,然后我点开了那封匿名邮件的附件,4张照片,按时间命名。第一张是两只手牵在一起,杜若不明所以,但是我认出那是陆唐的手,骨节分明,无名指有一处疤,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继续往后翻是他和苏珂的合照,拥抱甚至亲吻。


杜若比我还激动地先爆发了:“卧槽了,这对狗男女!”


其他舍友无比尴尬地目睹了我男朋友的出轨证据,然后安慰我说:“会不会是PS的?可能是那个女生自导自演离间你们感情也说不定。”


有那么一个瞬间我体会到了小说里描写的“心痛”是什么感觉,呼吸一窒,像是有针戳到心里,又重又疼,之后大脑像是不能运转,哭都不知道怎么哭出来。


由着杜若和其他室友下载了照片去问计算机专业的学长照片有没有PS。其实我心里知道答案,但我还是又去确认了一遍。


确认。

我之前总爱问陆唐:“你喜不喜欢我?”

陆唐反问我:“为什么女生总爱问这样的问题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问他这样蠢了吧唧的问题,可是就是忍不住问。


前段时间,偶然看到的一档日本综艺节目里给出了答案:“就好像去餐厅吃饭,服务生看到了你是两个人一起,但是还是会问一句‘是两位吗?’,虽然知道可是还是想确认一下。”


学长确认了照片无PS,我确认了陆唐得到了他的红玫瑰,也确认了我这抹蚊子血成了被舍弃的。


接通陆唐电话之后,我无比平静地陈述事实:“陆唐,其实我还是很喜欢你的,我也知道你没有那么喜欢我。我看到了你和苏珂的那些照片,我知道你喜欢苏珂,祝你们幸福。我们......分手吧。”


在陆唐开口之前,我挂掉了电话。

杜若全程在旁边静若处子,我总感觉她比我还要悲伤。


我安慰地冲她笑:“你喜欢的那家水煮肉片差不多开门了,要去吃吗?”


杜若突然伸手捂住了我的眼睛:“凌波,不要用一双快要哭的眼睛看着我,也不要用一张很悲伤的脸笑着问我今天晚上吃什么。你这样只会让人更心疼......你可能不知道,第一次你跟我说你玩了欢乐斗地主的时候,就是这副表情。我想告诉你的是,陆唐那个渣男,根本配不上你。”


这一次,我终于没憋住,眼泪唰的掉了下来。还是矫情了。

后来,杜若还是去吃了那家水煮肉片,带着我。两个人拼命点菜,老板跟我们确认了三遍是不是只有两个人......


再后来,我卸载了阴阳师,杜若无缝衔接给安利了一款日本的游戏“猫咪后院”。再再后来,我们又一起下载了“旅行青蛙”和“恋与制作人”。


“恋与制作人”里我最喜欢的是许墨,第二喜欢的是白起。杜若最喜欢的是李泽言,第二喜欢的是周棋洛。两个人聊起游戏来无比和谐。


小时候喜欢的作家消失宾妮在自己的公众号推送过一篇写给白起的文章叫《眷风人》。很喜欢里面一段话:


“我老了,然后觉得爱并不是一件要紧事——要紧到必须与客观枝蔓相依才厉害。

你很像我在漫漫旅途中参观过的博物馆里的宗教画,屋顶传来的过境雨声,或者让我短暂腾空的烈酒一杯。”


许墨和白起是旅途中的宗教画,是过境雨声,是让人短暂腾空的烈酒一杯。陆唐也是。

只有杜若不是那么短暂的存在,杜若是陪我看透风景的细水长流。



- end -



编辑推荐:


女主最开始真正接触游戏是在下课等男主一起去看电影的时候,之后被好友戳穿,在这段情节中作者很细致的描写出了一个女生喜欢上一个没那么喜欢自己男生的故事。当情敌来敬酒的时候,女主不知道哪来的敌意,这些心理描写都很真实,再比如她看到男友出轨后的心理描写,明明知道照片是真的,还是想去确认,这种自欺欺人的心理活动描写的很细致,这篇文章很多情节都在强化女主的人设。最后女主说只有好友不是那么短暂的存在,使故事有了个很好的结尾。



过稿福利


1、稿件一经通过,即可获得200元现金奖励;

2、文章将在大鱼公众号上投放,月度阅读量冠军还将获得百元现金奖励;

3、编辑精选优秀稿件PK,赢了还可获得大鱼新书礼包;

4、凡过稿5次或以上,即可被邀请进入作者群,获得小花兼职作者招募优先推荐权;

5、未来你的作品还将被选中,编册成书。



Copyright © 邢台市内游社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