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市内游社群

【风景名胜】岐山八景的传说

泉湖二月八2019-02-10 08:57:09


→→如果你来到岐山,第一件事肯定是上仁瑞寺。越过纵横交错的溪流,登上曲曲弯弯的石板路,顾不得身边摇曳的翠竹,顾不得高山里越来越迷朦的天。急急忙忙来到仁瑞寺,已分不清哪是雾,哪是烟,仁瑞寺就在烟雾的缭绕之中了。古仆的大殿将你迎进去,柱上梁上的对联、诗词耀花你的眼,红红绿绿的香袋交替在眼前晃动,仿佛你也是古人了。匆匆地拜倒佛前,默许着三生夙愿:“菩萨保佑啊”。到这时,你是否真正明白佛的含义呢?大殿里最底层一幅这样的对联,上联是:心清,水浊。下联是:山矮,人高。正是告诉我们困难是暂时的,只要你树立自信心积极地面对生活,一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佛是神秘的,也是积极的。但愿我们不是迷信它,而是真正地领会它。
  民间有关于岐山八景的优美诗句:

千人饭锅是金盘,
仙鹅岭下狮子身,
普洞塔里藏僧老,
凤凰山似桂花形,
会仙桥畔仙人迹,
冬瓜园下仙棋盘,
自古仙船移不动,
高普和尚守山门。

千人饭锅是金盘



  穿过曲折的回廊,来到仁瑞寺的左厢房,你可以看到岐山八景的第一景了。这第一景就是一个重达两吨的大铁锅,是古时候和尚开斋用的饭锅,你也许会问,岐山山高路远,这铁锅是如何运上山来的,为何又把它称作金盘呢?这里有一段神奇的来历……
  毛卓锡初来寺庙,号称懒放禅师在岐山修行。岐山山高路远,交通不便,消息更加闭塞。仁瑞寺名声不大,在这儿出家的只有附近村寨里的人,外面世界的百姓还不知道有岐山这重天,有仁瑞寺这座庙呢!懒放和尚带领弟子白天开荒耕地,修桥筑路,夜晚诵经念佛,虔心修炼。日久天长,香火旺盛起来了,风光也更加秀丽了。懒放禅师又趁化缘之机,四方游说,广为宣传,渐渐地,仁瑞寺名声大振!出家来这当和尚的越来越多;求神拜佛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那上山观赏风景,吟诗作赋的文人墨客,更是三五成群,川流不息。昔日“只闻鸟语,不见人迹”的岐山到这时已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了。寺庙一扩大,懒放禅师就招收了近千名弟子。弟子增多,其他的事好办,这吃饭的问题就难以解决。当然,粮食是不缺少的,只因为岐山地形陡峭,不好建房,千多个和尚都集中在仁瑞寺不能分散开斋。每天斋房里的和尚轮流熬粥,累得满头大汗,精疲力竭的,可开斋时总是供不应求,吃一顿斋饭要好几个时辰,吃在后面的弟子们往往没有斋饭吃,一顿饭要耽误好多事啊。到底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懒放禅师想开了法子。
  懒放禅师遍访寺庙,以求解答的办法。一天他念起佛语,化缘来到广东佛山,经过佛山脚下的一个铸铁场,工棚里匠工们正在铸造各种铁器。打制好的铁器各具特色,琳琅满目。懒放越看越爱,啧啧称赞,他想:别的寺院解决斋饭问题上,不过是化整为零,分散开斋,我的僧侣都在主寺内,我何不请这些心灵手巧的匠人们铸造一个千人饭锅呢?懒放禅师拿定了主意,连忙找工匠们商量。第二天,制的制图、做的做模型、烧炉、熔铁,日夜加班。不到半月,一口千人大饭锅立在懒放的眼前了。懒放连夜请来一百个搬运工,扎起架子抬上铁锅上路了。可是忙忙碌碌地抬了一天,才搬动十里路。用这样计算,到何时才能运到岐山哟,懒放又发愁了。
  晚上,劳累了一整天的搬运工呼呼入睡,独有懒放一人在床上辗转不眠,冥思苦想。恍恍惚惚中。懒放终于睡着了……
  夜,异样寂静,静得奇怪,静得特别,静得好似在等待着什么。天边刮来一阵清风,轻得谁也察觉不出。懒放轻轻翻了一个身,朦胧中似乎看见一朵白云飘来,白云上立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翁,老翁飘曳而下。一手提着仙丹葫芦,一手甩动着佛尘,正面带微笑地来到自己的眼前,这是哪一位佛祖呀?懒放又是欢喜又是惊讶,正要叩拜,却听一道霞光“喇”的一声直射铁锅,铁锅顿时闪闪发亮了。懒放正待要问,那老者却先说话了:“念你多灾多难,求佛心切,吃了这两粒仙丹和这杯药酒,用这把伞把这金锅挑回去吧。这金锅只需在每年七月十五日晚月色中烧一次,就可以煮素食了,平日不必烧炭用炭。如沾荤腥,金盘变铁锅,永远失灵……”那老者说罢,一甩拂尘腾云而去,懒放要谢时却醒过了,似梦似真,正在疑惑时,却闻到嘴上还有酒香,床沿边好端端地放着一把雨伞。他急忙下床,奔到大厅里一看,可不是,大铁锅正在发光呢!他又急忙拿来雨伞钩住锅子的耳朵,果然是了,白天一白个搬运工都很吃力搬动的铁锅,现在轻如鸿毛。啊!是佛祖在帮助我呀,禅师双手合十,念声“阿弥陀佛”,心里非常高兴。
  第二天,太阳没出山,懒放就辞退搬运工,独自挑起金盘,踏着露珠赶回程。他走啊,走啊,走得日出日落,日升日沉。晨光里,他挥洒辛劳的汗水,暮色中他哼唱着欢乐的歌谣。终于回来了,全寺弟子见到金盘,一问来历,非常兴奋。他们把金盘架在1米多高的大灶台上,把米菜往锅里一放,锅盖一压上,半个时辰不到,热气腾腾的斋饭真的一挥而就了。和尚们好高兴啊,他们奔走相告,欢呼雀跃。从此,岐山仁瑞寺更是兴旺,慕名而来的僧侣游客争相观看,赞叹不绝。
  朋友,千人饭锅是金盘就是这样,可是,我们今天见到的是铁锅而不是金盘,金盘怎么会变铁锅呢,怎么会失灵呢?据说,一个小和尚爬到锅上添粥时,不小心掉进锅里,活活地煮死在锅中了,待到众僧们发现,金盘已经失灵了。寺庙主持命令和尚们用楠竹管接来山泉水冲刷锅子,冲了又冲,洗了又洗,锅里的泉水淘也淘不干,洗也洗不尽。和尚们认为触怒了神灵,惊扰了佛祖,纷纷用锅中之水淋头洗面,再也不煮素食,只用来储水以求佛祖免罪。据说,这水很灵验,喝了它可以消灾免难,超脱凡尘,大彻大悟,六根清静,寺院把它称作“静心水”,又叫“无心水”。古往今来,上山的游人香客都争相拥挤到锅边,喝上一口清泉水,甜到心里不思返。
  朋友,如果你来到岐山,喝一口静心水吧,保你旅途平安,生活愉快!

仙鹅岭下狮子身



  朋友,世界闻名的古文化遗迹——埃及狮身人面像,大概您听说过,报刊杂志上您或许见到过它的图样,如果我们不到埃及,自然看不到它的真迹。这并不要紧,重要的是不要错过观赏岐山狮身仙鹅像的机会,岐山的狮身仙鹅像比埃及的更加伟岸,更具雄姿,仙鹅头像无比的温柔和美丽。它不是能工巧匠手里的雕刻,是大自然巧夺天工的杰作,它是阳刚之气和阴柔之美的完美柔和,是我岐山的骄傲。
  “仙鹅岭下狮子身”这岐山第二景美得迷人。关于这第二景,有一个故事从天上说到人间。
  七千年一度的蟠桃盛会又来临了,王母娘娘照例在瑶池设宴,各路神仙接到请柬后,都备好丰厚的礼品来到瑶池赴宴,待到宾客来齐顿时天鼓齐鸣,仙乐齐奏,莺歌燕舞,把整个天庭弄得热闹非凡。瞧!嫦娥仙子舒起了广袖,吴刚捧来了桂花酒,百花公主又献上了鲜艳喷香的蟠桃,个个仙家乐得合不拢嘴,王母娘娘更加得意,她招手示意,要众仙观赏一个从没有过的新节目。王母招手之间,鼓声、琴声、歌声、笑声顿时止住。大家都屏住呼吸,顺着王母的眼光向天边望去……酒宴上停止了一切响动,大家猜的猜,想的想,疑惑又期待的眼睛里都询问着一个问题,王母娘娘要出什么新节目呢?
  天边一片鲜红的云霞渐渐扩大,不一会儿,红云布满了整个天空,众仙从没有见过这般绚丽的云霞,个个都惊诧得睁圆了眼睛。正在这时,云霞深处无数个银色的亮片在闪动,闪烁之间,亮片渐渐离众仙们近了。哟,银色的闪片变成了一群洁白美丽的天鹅。天鹅高昂着美丽的头,展开纯洁的双翼,动作轻捷舒畅、温柔,好似一曲缠绵不尽的笙乐,唱得你心动神驰,唱得你梦魂莹饶,仙家们惊呆了、迷醉了个个身不由己随着天鹅的舞动有节奏地敲起面前的酒杯。在这红与白交融的世界里似乎再也没有斗争、阴谋。没有了丑恶,有的只是陶醉,迷恋和美丽。可是这世界上没有不散的宴席,伴着这件件的乐声,柔美的眼波里滋生了一场好戏,正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天鹅队里有一只美丽的小天鹅表演时走了一下神,慌乱中踢掉了一个脚指甲,大概是她想吃蟠桃了吧。谁知道这一踢不要紧,正好将断指甲踢到了赤脚大仙的酒杯中,那大仙巧得很,正端起酒杯往嘴里送。忽然品出杯中有一股怪味,他大为恼怒,当着众仙的面一甩酒杯,扬长而去。王母娘娘见赤脚大仙恼了,忙问原因,得知事情真相后,生怕扫了大家的兴。她命令弼鸟温拿下这只天鹅,斩首示众,小天鹅此时不知魂归何处了。好端端的宴会就这样冷场了,这时观音娘娘说话了,她奏道“今日的事纯属巧合,小天鹅罪在心不专,望王母念在本菩萨的份上,将小天鹅点到人间,三千年后才准回宫。”王母见观音求情,只好免了小天鹅的死罪。小天鹅被押送贬往人间,路上,她想,听说人间有块宝地,是凤凰得道之地,我们何不到那儿去栖息,打定了注意,连忙向弼鸟温求情,弼鸟温同意了她的要求,小天鹅终于来到了凤凰上,也就是今天的岐山。
  从此,岐山峰下常有成群结队的天鹅来这里栖息,在这儿轻歌曼舞,优美的舞姿常常引得岐山下的人们争相观赏,拍掌叫绝。后来,这山峰就被人们称作仙鹅岭了。
  又过了几百年,天上的一匹神狮,野性不改,专爱捣乱生事,闹得天庭安宁不得,玉皇大帝发怒了,命令天鹅捉拿雄狮,罚它到人间念经求佛,将功赎罪,这狮子来到人间,装扮成一个和尚模样,混进了岐山仁瑞寺。可谁知他恶习仍然不改,这新来的和尚头几天还老老实实,安分守己的,别人都察觉不到异样,可到后来,常常不见他晚上来佛堂坐禅,都不知他哪儿去了,僧侣们还以为初来乍到不太习惯呢。你想他在干什么?他旧病复发,每天偷偷地跑出去,窜到山下的稻田里,横冲直撞,做起坏事来了。
  庄稼汉子一大早来看地,满园的瓜果,满田的稻穗一夜之间全变了,谷子撒在地上,田里只有光杆,瓜果不知去向。菜叶踩得稀烂,庄稼人心痛啊,不是么?一年到头的汗水都白流了。庄稼汉们越看越恼,越想越气,到底是何方妖孽作怪啊!他们聚在一起,商量对策,决定将计就计,今晚捉妖。
  这天晚上,天空漆黑一团,田野悄无人声,庄稼人埋伏在夜色里。前半夜毫无声息地过去了,庄稼汉子们还是耐心地潜伏着,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前方,夜,渐渐地凉了,冰冷的露水打在他们脸上,身上。有的人开始困倦,打起呵欠来。就在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一阵狂风两束绿森森的光从远处过来,大家知道,妖怪来了,只见一团黑影奔了过来,探视一圈,见四面没有动静,连忙跳到田里。庄稼人这会看清了,原来是一头雄狮。但见那家伙,张牙舞爪,边吃边丢,一边还摇头晃脑的。大家咬牙切齿,突然,大家喊声四起,杀声震天。狮子一抬头,见四周围满了人群,点的点灯笼,火把;举的举锄头扁担,围拢来要杀他呢。狮子着了慌,拔腿就逃。众人顺着妖怪的脚步声追到了岐山脚下,那妖怪一上山就不见了踪迹。他逃到哪儿去了呢?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擒拿不到,上了年纪的人连忙跪下。焚一状子,一柱青烟升上苍天,祈求神仙保佑,下界捉妖。
  顷刻,雷声滚动,阴风阵阵,再说那妖怪被追到山上,不敢回寺慌忙逃到山顶,惊动了正在睡觉的天鹅,天鹅扑楞着翅膀,正要问出了什么事,那狮子连忙跪下,诉说原因,求天鹅救他一命。天鹅心想“这雄狮恶习不改,我救了他这回,难保下一回,还是不救吧。”狮子见天鹅不动声色,忙在地上叩了八个响头,又说了一大堆好话。这时天兵天将杀过来了,狮子吓得连忙往身后躲,天鹅想到雄狮也是天上的没落客,侧隐之心,只见它张开双翼,将雄狮藏到翅膀下,无奈雄狮身肥体壮。天鹅只能挡住它的头,不能挡住它的身啊。这一切都被天兵天将看在眼里,他们大笑不止,统兵元帅举起金锤就要砸下,天鹅和雄狮的命根子就要危在眉睫。这时,太白金星驾到,他一声喝住元帅,伸手一指“轰”的一声,天鹅和雄狮都化成了石头,一直到今天。仙鹤和雄狮这对禽兽都是相依相偎驻守在岐山山头。
  “仙鹅岭下狮子身”的来历就是这样的,这个仙鹤岭就在“仁瑞寺”右侧的一个山头上。

凤凰山似桂花形



   岐山山顶上曙光时隐时现,山谷弯里寺庙的钟声愈传愈远。没有鸡鸣狗吠,只闻云蒸霞涌,松涛声声。黎明时登岐山别有一番情趣,只有不畏严寒、不畏艰险的年轻人才能独享这一情趣。头顶着清凉的山风、脚踏上晶亮的露珠,衣上袖上满载云雾的亲吻,眼里心里闪烁着奇特的光,一边攀越长满青苔的山路想着,古人也曾这样吧,一边挽弄胸边湿润的空气,说着古人也不过如此,登上岐山主峰(火石峰),太阳正好伸出脸蛋微笑呢!伫立于晨光曙色风中的人,此时已飘飘欲仙了。
  从最高处看岐山,岐山两翼向东西伸展、逶迤而下,当游云散尽,岐山犹如一只展翅飞向太阳的金凤凰,怪不得古人称岐山作凤凰山。站在金凤凰的头顶上,再以仁瑞寺作中心看岐山四周,山脉分支走向正象八月里盛开的桂花,怪不得有“凤凰山似桂花形”之说了。
  相传湖南有个出名的风水先生杨洲平。风水先生就是专看风水的人,这或许是民间的一种迷信吧,但现在地缘学说的问世,已经使许多人重视起来了,我们想,地缘学说一定吸取了风水学的一些精髓吧。杨洲平当时看地如神,百姓们都称他是诸葛再世。
  一天,杨洲平和弟子来到岐山,见岐山云缠雾绕、春花烂漫,时常有虎豹出没,触动了他的灵感,于是双眼一眯,罗盘一放,看起风水来。看完之后,对徒弟说:“徒弟呀,我师徒二人四方游历这么多年竟是白过了,想不到湖南还有这么块风水宝地。这凤凰山,前山藏龙,后山卧虎,左出臣子,右宿兵马,是出帝王的好宝地啊!”他那徒弟也会看地,他登高望远,见凤凰山对面山上两峰相连,时隐时现,竟象两碗热气腾腾的供饭。他掐指一算却说:“岐山日后是佛山法地,山中有反朝庭的草寇出没。”(清末刘春风以此为中心抗清),师徒二人边看边说边分析,各说自己对,争了几个时辰还是争持不下。杨洲平就想了一个法子,对徒弟说,我们何不用铜钱在山腰大坪里定个穴位,施展法术看明早是开什么花,若开莲花此地就有真龙天子出,若开桂花,便是佛山法地你看怎样?徒弟拍手表示同意,师徒两个试起法来了。谁知二人争议的言语被天上的顺风耳听到了,顺风耳回宫时遇到了观音娘娘,将这些话全告诉了菩萨。菩萨心想:正逢太平盛世,百姓要安居乐业,好端端的又要出什么天子,弄得战火纷飞,民不聊生的。她连夜赶到月宫摘朵桂花派人来到凤凰山,见这里正盛开着一朵莲花,菩萨伸手将莲花换成桂花,飘然而去。
  第二天,天才麻麻亮,杨洲平师徒二人就起床来看花急匆匆地来到岐山腰,一朵清香四溢,金黄透明的桂花正璀璨地开放,徒弟心底好高兴啊。打这以后,岐山处处都是桂花盛开,花香引来了翩飞的蝴蝶,引来了歌唱的云雀,引得游人对酒赏花,留连忘返。真是:

  翠竹苍松,竹隐凤凰松隐鹤;

  仙山神水,山藏虎豹水藏龙。

  山中昼夜看花久,

  树外天空任鸟飞啊。

会仙桥畔仙人迹



  太阳挂在岐山的手弯里不肯离去,晚霞中层林尽染,更具神韵。游人脸上绯红的光点满是游兴未尽的心意。
  顺着叮咚的泉流,借灿烂的夕阳,走在蜿蜒的山路上一心寻找有一个美丽名字的地方——芳冲,观赏一个美丽的传说的风暴——仙人桥、仙人迹。
  满眼地张望、满心地搜寻,会仙桥在哪,在哪?没有,四周没有会仙桥,会仙桥消失了,消失在那十年浩劫里;仙人迹呢?仙人迹还在,它历经沧桑,依然如故藏在河道里,任凭岁月河流的冲刷,它旧貌不改新颜。看不到会仙桥,委实令人遗憾;见到了仙人迹,不免又撩起游人怀古的情思……
   现在游岐山,山下有公路,山上有石径。古时就不是这样的了,岐山脚下原来是一条河,水流湍急,河水身不可测。游人和香客要上山又不能摆渡船,水太急,随时会将渡船翻进旋涡里,他们只好抓住山那边垂下来的腾条荡秋千似的荡过来荡过去。这个办法也只有那些年轻力壮的后生才适应,也不知道要冒多大的生命危险呢。体弱的只好绕道十多里到山的背面上山,许多走不动的只好隔山望佛兴叹了。
  俗话说:哪里有山哪有路,哪儿有河哪有桥。
  河对岸住着一位老石匠,六十多岁的年纪,名叫蒋坤,这蒋石匠几代单传,到他这代,竟断了生育。三十多岁时报养了一个儿子,带大了儿子,又给他娶了媳妇,儿子也是乡里的一名好石匠。谁知媳妇娶进屋十多年,还是不见开花结子,蒋家父子非常苦恼,每月都上岐山烧香念佛,祈求菩萨送个儿子。上一趟岐山好难呀,一路攀越,历尽艰辛,父子俩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儿子说:“这河上能有座桥该多好啊。”父亲听了,是呀,有句古话说,修路筑桥,儿孙一大屋,我何不和儿子在这架桥筑路,既可以沟通两岸,方便百姓,又可以添子添孙,岂不是两全其美吗。父子俩商量妥当,连忙回家告诉媳妇,媳妇听了这一消息,非常高兴,把陪嫁的金银首饰都捐上,全家人凑足了资金开始行动起来。蒋石匠爬山涉水四处请石匠和帮工,一个月后,一百个石匠工来齐了。
  他们从悬崖上打来了石头,从浅河道上挑来了沙子,烧灰做砖,忙个不停,准备就绪,便开始筑基脚。
  几个年轻人跳到水里,往下捞了半天,钻出水喊道水太深,水流又急,没有办法摸到底。桥总不能凭空而造吧,大伙着急了。一位白胡子老石匠说:“要想筑桥,必须减少河道里的水,降低水位。”蒋石匠听了,马上带领匠工们来到河的上游开山凿洞,修一条新河,将河水引到另一边。修河当中不知历经多少磨难啊。三个春夏秋冬过去了,岐山脚下的河水骤然浅了些,蒋石匠的脸上泛起了微笑。他亲自下河垒好基脚,大家一鼓作气,跳进水里砌好了桥墩,河岸的百姓都来观看。男女老幼,拌的拌灰,运的运砂子,递的递砖头,帮工的帮的欢畅,砌桥的砌得快活。半个月过去了,一座弯如新月的桥耸立在人们的眼前,就要竣工了。可是桥那头的几位砌工在喊叫,说接口处几块石砖怎么也合不上,砌可又掉,掉了又砌,累得他们精疲力竭,蒋石匠带人一看,果然如此。白胡子老石匠又出现了,他说:“这是山神作怪,它也想图清静,好事总要多磨啊。我下水去托住拱部,大家在桥上快砌上。”说完,跳到冰凉刺骨的河水里,一脚跪在河中,双手托住基石,咬紧牙关,后生们都被这白发老人镇住了,他们站在岸边看得出了神。接口处上的石砖终于砌好了,老石匠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竟然能托得起一座桥?大家往河中一看,怎么,老石匠已经不在河里了,大伙儿又是担心,又是纳闷,都以为老人家经受不住倒到河里去了。后生子下水去摸,哪里还有白发老人的身体呢。蒋石匠更加着急,他带着儿子到水里察看原因,只见清澈见石的水里留下偌大的脚印和膝盖印,基石旁边的石头上留着老人的手指印。他思前想后,终于明白白发老石匠是天上的神仙,一定是大家齐心合力,历经艰难来修桥筑路的精神感动了这位神仙。他把这一想法告诉所有的匠工,大家一思量,白发老石匠身体健壮,声如宏钟,砌桥时言语果断,身手不凡,来去无踪,的确是仙家。匠人们又惊又喜,蒋这消息奔走相告,从此这桥便叫“会仙桥”了。
  会仙桥在十年浩劫中毁坏了,但是,人们善良美好的心时刻都充满着新的愿望,有关部门已经重建会仙桥,恢复原貌。会仙桥又竣工的那一天,你再来看吧,一定会看到那位白发苍苍的老匠工,一定会看到仙家下凡的奇景。仙人不是神话中的,仙人就在我们的生活中,仙人就是人民群众力量的化身!站在仙人桥上,万千思绪随山移水转,随白云飘荡:

  钟敲月上,磐歇云归,

  非仙山莫非仙山。

  鸟送春来,风吹花去,

  是人间不是人间。

  朋友,此时,你一定心旷神怡,飘然若仙了……

普同塔下藏僧老



  普同塔是岐山古老而富有代表性的建筑之一。它位于岐山庵下左侧山脊上。它本是依山洞而建的僧侣升天后的灵堂,典型的洞塔合一式建筑。和尚辞世以后,经火焚后,用瓦坛装着,置于普同塔内,寓普度众生,赴西天极乐世界之意。
  普同塔自上而下,从石洞内始层层排列着箱格状建筑,每格不足0.3平方米,层层排列,每排之间有狭窄的通道,整齐有致。初看,象一个大养兔场,每格适好放置一个盛骨灰的瓦坛,共1000余格。现普同塔塔身部分已被毁坏,连碎砖残骸也所剩无几,只剩下底部洞穴。洞口高一人许,才通一个人,洞内宽10米许,深8米,高2﹒2米,现箱格内保存着完整的骨灰坛,近600余个(文革期间毁坏很多)。因此,普同塔这一典型公墓也是岐山开发成旅游区的急待修缮的八景之一。
  据有关断残碑识考证,普同塔建筑时间要比寺院建筑晚数十年。当时僧侣超度以后,其尸首都要用火化,而只有开山祖师懒放禅师等对寺院有重大贡献和崇高威望的方丈僧,才破例尸葬。所以岐山自建庵始,迄今以来,只有三位大师超度以后,用棺材尸葬。这三位大师分别是开山祖师懒放禅师,以法力(武打)最著称的金珠法师,以念经拜佛佛法最强的田静大师。他们葬在岐山庵下左边的山岐上,于普同塔遥相对应。这三位法师每座坟墓上也有一座塔,三塔争辉,颇为壮观,凝聚着古代塔类建筑的精华,而右边山岐上的建筑普同塔,则葬数千名和尚于内。
  这普同塔,所用塔砖是托塔天王李靖的一个破塔上砖砌成的。据传五千年前,孙悟空大闹天宫时,众天兵天将擒拿孙悟空,李靖用宝塔罩住孙悟空,被孙悟空一棒打碎。后该破塔被佛神观世音菩萨要来,支助懒放禅师,于人间佛地修建了此塔。葬在此塔中的僧侣每百年就有佛神来次超度他们到西天极乐世界去成佛成仙。由于此塔传说神奇,所以此塔的踏砖被一些上山烧香的人们你悄悄拿一块,我背着偷一块,拿回去放在神堂位置上,早晚跪拜。这样随着岁月的推移,终于有一天,这座塔“轰隆”一声倒下去了。又经历当代十年浩劫,普同塔也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如今这座塔上的零碎砖头,也被虔诚信佛的人们几乎拿光,所剩无几,据说最近寺院已将它修缮一新了。


投稿邮箱:hnhnqh28@126.com,QQ:1649838411(谢绝闲聊)

Copyright © 邢台市内游社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