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市内游社群

我所看到的朝鲜

余同学的小屋2019-06-07 01:14:44


(大语作文)


短短的五一假期,在经历了漫长而又曲折的过程之后,暂别国土,去了那个边境外的神秘国度——朝鲜。


朝鲜这片土地承载了太多的被人为强加给它的东西。人们只会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因此,对于事物本身到底是什么样的,对大家来讲,反而是位居其次了。离自己数百甚至上千公里的那片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的三千万居民,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悲喜,这些是与自己无关的。朝鲜是什么?是《采访》中的邪恶帝国,是贴吧里水经验的庸俗段子,还是部分左派口中的人间天堂?这些一个一个的标签大概就是朝鲜这个名词对大多数哪怕立场不同的人而言的全部意义了。就如同鲁迅所说的那样:


“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然而我却觉得,人终究是可贵的。人的悲喜从客观世界的角度讲或许确实是不相通的吧。但是,出于我的好奇心,我真的很想亲身地,去看一看,去体会一下,那里的跟我不相干的人们的生活,哪怕只是一个片段。相应的,像是文人墨客歌颂贫穷,或者游客观赏动物园一样,仅仅是抱着猎奇的心理去看待一群跟我们肤色、文化相似的人,这是我所反感且不能接受的。



这次朝鲜之旅是从丹东开始的。丹东真的太美了。之前的我很难想象,边境上竟然会有这么美丽的一座城市,它有干净整齐的街道和整体安静的氛围。走在鸭绿江公园,曾经的军事重地,鸭绿江断桥的商业化程度之高令人倍感意外:朝鲜的那一半被美军炸断了,而中国的这一半上,曾经的钢结构桥身被浇筑了滚凝土,以方便游客站立,行走,断口处则加修了一个游客平台供大家拍照。桥下是许多的小商品商家,出售着连朝鲜人民自己都不认识的朝鲜货币。


当时,正是朝韩关系好转,朝鲜改革开放的消息尘嚣甚上的时候。鸭绿江边中方一侧游人如织,漂亮的高层建筑错落有致。而朝方一侧则显得格外冷清。矮矮的建筑,零星的塔吊,比较引人注目的是一座巨大的摩天轮,它虽然看起来很是陈旧了,但是放在这一片建筑里,却有一种悲壮的史诗感。虽然只有一江之隔,但显而易见,两边的人员往来并不密切。坐在鸭绿江的堤岸上,背对着吹向对面的风,江水缓缓流过,堤上游人如织。江上一只鱼鹰来来去去,自由自在,令人羡慕。


带队的东北籍中方导游应该是已经看惯了那边的风景了。无论是在我们前往朝鲜的途中,在那一片国土上,还是归国的路上,他都鲜有言语,除了必要的时候的一些提醒和信息通知,大多数时候他都在大巴上睡觉。当然,这一场必然不可能太过于自由的旅途,还是会有来自朝鲜的陪伴和引导。


抵达朝鲜的第一站,是新义州永生塔,巨大的伟人雕像下,我们第一次见到了方雪景小姐和李锦珠小姐。李小姐是我们的朝方导游,她中文说得很好,也很健谈,看上去经验丰富。她跟我们讲了很多朝鲜这个国家有趣的事,也讲她听说的中国的趣事:中国的街道上全是私家车,而朝鲜的公路上鲜有机动车;中国人买东西竟然会杀价,而朝鲜都是统一定价。末了,她告诉我们,我们还有一位副导游,大学生方雪景小姐,方小姐的中文说得相对差一些,因此主要承担一些服务性的工作。


一开始总是跟在人群后面一言不发,表情凝重,显得愁云惨淡的就是方雪景姐姐了。她真的很美,然而刚见到她的时候,她看我们的眼神总是很复杂,给我们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怀着好奇心,我和朋友在参观不同的景点的时候,总会流连很久。博物馆里,充满了那场战争和苦难行军留下的记忆,艺术品中也有朝鲜人民对外部世界和美好未来的想象。有趣的是,空调,电视上无不标记着中文品牌的名称,用东北导游的话讲,除了人不是中国的,什么都是中国的。”


我们对一切都抱着巨大的好奇心,走走停停,直到其他游客都已远去。方姐姐则一言不发地盯着我们,她端庄地站在我们旁边等待,欲言又止。我害怕给她添麻烦了,便用中文跟她道歉,她轻轻地笑了两声,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参观完博物馆的最后一个景点,李锦珠姐姐凑到我和朋友身边,说:你们是南开大学的学生吗?哇,真的好厉害。我和同学有些受宠若惊,也自豪地讲,周恩来总理也是我们学校的校友。然后,刚刚一直表现得胸有成竹的她说:哎呀,真的好羡慕你们啊,有好大学念。过了一会儿,她又过来问我们:在中文里,原来名牌也可以用来说大学吗?


大巴驶过朝鲜的街道,街道整整齐齐,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些建筑的结构。在我看来,其中一些很有计划经济的特征,共享设施很多,针对的是一个个集体,而非个人化的体验,与其说是住宅不如说更像宿舍;当然,也有很多建筑结构跟中国的居民楼差不多。建筑的外面,面向街道的一面都被刷上了各种淡雅的颜色,比如天蓝色,海蓝色,看起来很令人舒服。街道两侧的宣传标语、宣传画和伟人像真的很多,我看不懂谚文,然而从字体和惊叹号中,也能感受到只属于革命的力量。宣传画的审美水平很高,受前苏联构成主义影响很大,非常漂亮。新义州的城区很小,很快就走出了城区,来到了农村区域。




入朝之前,我们接到警告:拍摄的照片回国前会接受检查,人民军和农村是绝对不能拍摄的,其他会对朝鲜形象造成不利影响的照片:比如没照全的伟人像,也会被删除,严重的话会被要求写检讨甚至遭到扣押。而宣扬朝鲜的好的一面的照片是很受到欢迎的。大巴经过一个像是大型超市的地方时,明显地慢了下来,那里的橱窗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商品,夸耀着他们物产的丰盈。这个幼稚的宣传被全世界包括中国的媒体提及过很多次了,《采访》中也有所讽刺,然而他们却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好像大家都是国王的新装里那群围观的人一样。不让拍摄的农村面向公路的一面都被一道道矮矮的长城挡住,然而却基本挡不住我们的视线,露出白色的墻和灰色的瓦。在我看来,这样的农村放在中国的农村中,虽不算漂亮富裕,也绝不是破旧的那一类,所以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朝鲜人对农村这么敏感。



回到城区,到了新义州幼儿园,我们下了大巴。李姐姐让我们拿出相机拍照。这座幼儿园很漂亮,跟中国的幼儿园内部很像。区别在于,这里哪怕最不容易打扫到的地方,也没有生出一丝灰尘。墙上是手绘的很像黑猫警长的卡通画,穿着的却是人民军的军装。五一劳动节的庆祝活动正在展开,我们可以观看小朋友们的表演。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我此前对学生汇演的印象就是:乏善可陈,形式为主。然而,这些朝鲜小朋友的演出真的是惊艳到我和我的同学了。


并不仅仅是因为小朋友们颜值都很高,也不仅因为他们动听的声音,优美的舞姿,标准的仪态或者小乐手娴熟的架子鼓。他们都还那么小,然而,在表演中展示出的情绪真的很令人印象深刻。唱起《怀念金同志》时的崇拜,唱起《我国最强》时的自豪和对美帝的仇恨,以及唱起《我们没有什么好羡慕的》时的幸福快乐,完美地通过表情和动作传达了出来。我真的很敬佩这些小朋友,然而,深究起来,情绪却不仅仅是敬佩和喜欢。最后合影的时候,几位中国大妈去拉小朋友的手,大家用他们听不懂的中文给他们鼓励,其中包括了我。他们回馈的眼神中,却有着迷茫和不解,和对陌生人的恐惧,像是每一个幼儿园的孩子一样。



离开了幼儿园,我们去了一个市民休息的公园。接触到朝鲜人大多是景区的小商贩,会说十块”“五块这样的中文。然而尽管很想,我却没有勇气去跟她们攀谈。公园里是休息的市民,有到处跑来跑去追逐打闹的孩子们。一群阿姨聚在一起,一个背着孩子的阿姨把孩子给其他阿姨看,我猜想,她们肯定是在聊这个孩子的年龄和外表,大家都会或发自内心或言不由衷地夸他可爱,就像中国的大妈们一样。朝鲜的居民大多穿着像是中山装一样的正装,胸口别着徽章,因此很容易和游客区别开来。想要和朝鲜人交谈成了我和朋友的共识,最后我们把目标放到了方雪景姐姐。


然而,毕竟是两个稚嫩的男大学生,我们互相怂恿对方去搭讪,怂恿来怂恿去,自己却都没有勇气。正在我俩互相推脱的时候,方小姐走上前来,问我们:你们是大学生?


我们这才发现,她其实并不是一个过于寡言的女生。当然,之前让她低落的原因是无从得知了,我们也不大好开口问。她人真的很好,就是有些内向,说话相当温柔。得知我们是大学生之后,她告诉我们,她是新义州师范大学的大四学生,中文专业的。我们这才想起,其实刚刚大巴经过过她的学校。正值下课,大学生们三三两两地走出校门,有人骑自行车,有人走路。他们还穿着制服,不过他们的制服真的很好看,更像是欧洲或者前苏联的风格,庄重又不失青春气息。

我们跟方小姐聊着,走着,期间有位大娘过来问她:你们是在家里吃饭还是在食堂吃饭?方姐姐一脸地不解,先是确认了一下问题,然后尴尬地笑着回答说:是在家里。大娘失望地走了。然后我们继续聊着,各自的专业,家乡,对未来的想象,以及方小姐那身漂亮但是穿起来肯定很麻烦的民族裙子。我们问道,作为中文系的大学生,方姐姐去过中国吗?然后,她的表情就黯淡了下来。那一瞬间,我真的觉得,如果方小姐是一个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的大四学姐,那真的就太好了。期间,在前面的李锦珠姐姐偶尔用朝鲜语叫她,她就上前去,处理完事情后就在原地等我们。后面的游客叫她,她又过去服务,之后马上快步追上我们,我们就一直这样聊着,直到旅途的尽头。


到了离开的时候了。我们要了一张和方小姐的合影。当我们拍完之后,方小姐笑着说,用我的手机再拍一张吧,然后她拿出她自己的像是华为的智能机,自己也留下了一张和我们的合影。在我们的合影中,她笑得真的很漂亮。美的想让人永远不想忘记。


(不放那张合影)


坐上回国的大巴,方姐姐和李姐姐要跟我们说再见了。李姐姐给我们讲了她家里的故事。她最大的烦恼是与家人的关系,这是一个几个姐姐和一个弟弟的家庭。父母不喜欢女儿,不想让女儿嫁出去因为会承担嫁妆。而方姐姐说,她学到了一首中国的流行歌,想唱给大家听,没想到,她唱的是点击鼠标的情谊,传达爱你的密语这首。忍俊不禁,但是我们都静静地听着。这首庸俗肤浅的歌,却被她如此认真地唱着。网络”“鼠标和爱情,从来没有人能够阻止它们。我们真的很感动。


穿过鸭绿江大桥,朝方一侧是一场露天的婚礼。男士们穿着老气的西装,女士们则穿着民族服饰,在这美丽的鸭绿江边结为夫妻,他们肯定会幸福吧。远处的摩天轮还是不动,东北导游说,从他小时候起,这座摩天轮就有没动过;然而在更早的时候,它终究还是动过,而且给人们带来过很多很多的快乐回忆的吧。大家都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都独一无二的人。我们的生活各不相同,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和不幸,这些是很难被那些宏大的历史的叙事所全然概括出来的。自以为是,庸俗和偏见不应该放在那些善良的又素不相识的人身上。



然而尽管如此,离开朝鲜之后,我和朋友都还是心情复杂。不知是不是因为所谓的优越感?甚至于,在朝鲜碰到的这些女孩们越是温柔善良,越是高素质,这样的复杂情绪就越深。   



晚饭我们在丹东找了一家评分很高的火锅店解决,惊喜地发现店员全是朝鲜那边送来的培训人员。这些女孩们穿着比方姐姐精致漂亮得多,但明显做了改进的韩服。一样很温柔漂亮,服务周到。座位不远处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舞台,朝鲜来的歌手唱着歌,用的美声唱法,歌单里却既有革命歌曲,又有大众流行。黑暗的环境,唯美的灯光,舞台效果相当漂亮炫酷的。革命与商业与现代化,非常成功地融合在一起,营造出一种光怪陆离的感觉。


离开这家火锅店,我的复杂情绪还是消失了。那个国家,包括方姐姐和火锅店里的女孩们终究会走到我们所希望的地方,终究有一天,我们也能在网上搜索到她们的名字;终究能有一天,我们也能有机会要到她们的社交账号,在国内好好地招待她们。生命啊,生活啊,这才是社会发展的最高目标不是吗?她们肯定都会有想要的幸福的未来,我们希望而且相信。不得不说,这次朝鲜之行是我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次旅行了。


(十五块钱的朝鲜巧克力)







(后:离开丹东不久就听到丹东房价暴涨的消息)

Copyright © 邢台市内游社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