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市内游社群

我所看到的风景

林遥2020-07-25 09:03:59

禁酒令
1934年5月,第一本漫画杂志《驰名连环画》在报摊上面世,联邦调查局长埃德加·胡佛这位全国第一警察爱看漫画,尤其喜欢《至尊神探》和《秘密侦探X-9号》。本来,人们以为禁酒令废除后,美国国民性格中的暴力因子会消除,但是原来的私酒贩子竟然成了银行抢匪。当时,银行家声名狼藉,这些盗贼反倒被看做罗宾汉一样的人物。联邦调查局的“头号公敌”——约翰·迪林杰,他从来不抢穷人,只抢靠剥削穷人发财的富人。迪林杰犯下10桩命案,抢劫了4家银行,越狱3次,最后联邦调查局的梅尔文·波维斯带领一批神枪手结束了他的逃亡生涯。20世纪30年代,公众对暴力犯罪的容忍度是美国历史上最高的。迪林杰死后危险性比他活着还要大,他成为了传说中的英雄。罗斯福夫人收到了大量恐吓信,为了安全,她离开白宫时一定随身携带左轮手枪。
——《光荣与梦想》
夜路

晚上8点4分,小雨刚停,从离住处最近的邻里中心回来。柏油马路上的黑色小石子,在路灯下发光,偶尔有一片潮湿的水迹。要经过一座桥,三个十字路口,五条纵横交错的路。没有人,不安静,车一辆一辆的从旁边开过,也不多。经过主干道,拐进一条小巷子,车也没有了。前面有一个人,黄黑相间的运动鞋,手臂旁透出微弱的手机光线,映出骨骼清晰的侧脸,他一直在划动屏幕,不看路,脚步很快的转进旁边的小区。然后,变成了一对母子,手牵手,孩子不时抬起头望,路灯下开始盘旋的虫子。他们没有说话,妈妈走了一段,撑开一把伞,遮挡树叶滴落的水珠。年轻的情侣可能是出来散步,停顿在红灯前,男孩站在车子来的一侧,走到马路的中心隔离区,又换了一侧,他接了一个电话,松开了牵着的手。
经过大门站岗的雨棚前,突然掉了很多的水下来,冰凉了脖子。保安的面孔很新鲜,站在涂了白色条纹的桩子上面,笔直,一动不动,看着黑暗的街对面,没有车子进出。有人走到门口,他转过头笑了一下,腼腆的样子,像不到二十岁。我摸卡片,好像今天换了一个地方,是在哪里,我把包朝着灯光打开。他说,您忘记带了吗,不要找了,我来帮你开!不用不用,我马上就拿出来了。突然有点感动,在这个沉默清凉的夜晚。
但转念一想,这也太不严谨了吧,万一我是个小偷呢。再一想,单元不是还有一道门吗?屋子不是还有一道门吗?不是还有监控吗?再说,我也不是小偷啊。好吧,谢谢你。啪嗒,铁门立刻打开了,请进。我又停了一下,那个,你们这样打开门,万一坏人进来了?我认得你呀,你不是经常一大早出门,很早的时候,是去哪里呢?哦,在附近转转。如果我是你就多睡一会儿,那个时候,我们都困的要命。我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好像在吃不饱的人面前节食。你们真是辛苦了!我愣了一下,这样说。没有没有,应该的,晚上愉快,他说。


Copyright © 邢台市内游社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