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市内游社群

最近的学习|我看到的风景和转过的弯

庄不庄2019-06-30 21:12:14


这里分享各种形式的“课本”,

期待着从这土壤里长出属于自己的喜爱。



公孙小时的书单
(一)


小雪了,冬天真的到来了。我们还可以出门看红枫看雪,可是待在屋里的日子更多了,于是想着,也许借着冬日的虚闲,我们可以捧一杯热茶,靠着暖气,足不出户,游览案头之山水,分享读书的滋味。

林语堂说:读书知味。所谓味道,是各不相同的,各人有各人的喜好,个人也不止有一种喜好。就像饭桌上,总会不时的换着花样,吃当季的五谷蔬菜滋养身体,也偶尔必须要来一顿麻辣火锅解解馋。

这个冬天,我窝在这一寸角落里,翻着那些我仔细读过的,使我有所感悟的书本,读一读喜欢的片段,分享我真实看到的风景和转过的弯。


画  林曦


读书的目的并不是要“改进心智”,因为当他开始想要改进心智的时候,一切读书的乐趣便丧失净尽了。风味和乐趣永远是开始一件事情最好的诱饵。这两年,我看着最开心的书,就是明清小品了。小品就是古代散文的一种,它的特点是“真”“趣”“活”“畅”“小”。在语言上没有许多生僻的文言文字,浅显易懂,内容上格外贴近生活,趣味盎然,于生活琐事、人情世故中表达古代文人对儒释道的领悟和理解,完成了个性天趣的显现。钱穆先生说:中国散文之文学价值,主要正在小品文。读小品的欢喜,就像是念了一天正经课本后,从课桌里掏出漫画或者小说,看着看着能不顾旁人地呵呵傻乐。

135编辑器



《浮生六记》
(清)沈复


那年,我的生日礼物是kindle,我立刻兴高采烈地上网找寻可以下载的书目,《浮生六记》就是那一批海选中的一本。《浮生六记》的精华集中在《闺房记乐》篇,这一切都围绕着沈复的妻子芸展开,芸娘被林语堂赞美为“中国文学及中国历史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她父亲早丧,自学成才,诗书女红园艺厨艺融会贯通,她心思灵动活泼,敢于女扮男装去看庙会,能够雇了馄饨担子为丈夫的赏花会温酒,实在是一个有趣的女子;沈复因此对她一往情深,但这份一往情深却被当下的人情所不容,他们不得已离家自谋生路,过得清寒不易。而芸娘居然能在这种种波折中过出安贫乐道的闲散风雅,温柔宽和。这样的性情在备一餐饭、说一会儿话、修葺一处屋子等普通的日常中释放,里里外外包裹着云淡风轻的光彩。

时当六月,内室炎蒸,幸居沧浪亭爱莲居西间壁,板桥内一轩临流,名曰"我取",取"清斯濯缨,浊斯濯足"意也。檐前老树一株,浓荫覆窗,人画俱绿,隔岸游人往来不绝。此吾父稼公垂帘宴客处也。禀命吾母,携芸消夏于此。因暑罢绣,终日伴余课书论古,品月评花而已。芸不善饮,强之可三杯,教以射覆为令。自以为人间之乐,无过于此矣。


奉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语云:恩爱夫妻不到头。

布衣饭菜,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矣。


情之所钟,虽丑不嫌。


秋近人影瘦,霜染菊花肥。


余曰:“来世卿当为男,我为女子相从。”


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


当是时,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绵绵此恨,曷其有极!

书的好处有的体现在通略全篇之后显现的独特角度上,有些则是体现在字里行间、细枝末节的趣味中。《浮生六记》属于后者,这些平常日子里翻出的花样,让我们读懂“生活”。



《陶庵梦忆》 《西湖梦寻》
明)张岱



当我发现张岱的时候,简直如获至宝。有一天逛着新开的西西弗书店,发现有两个架子上有不少古代文学作品,版本都选得不错,于是挑了一本张岱的《西湖梦寻》。

张岱是何人,百度知乎上有很多介绍。曾经有学者认为《红楼梦》的作者是张岱,这一说法大约能让人领略张岱此人概貌。

《西湖梦寻》是一部游记,只是这部游记,为我心中游记所能到达的高度树立了新的标杆。


西湖总记——明圣二湖

《西湖图卷》 (南宋) 李嵩


自马臻开鉴湖,而由汉及唐,得名最早。后至北宋,西湖起而夺之,人皆奔走西湖,而鉴湖之淡远,自不及西湖之冶艳矣。至于湘湖则僻处萧然,舟车罕至,故韵士 高人无有齿及之者。余弟毅孺常比西湖为美人,湘湖为隐士,鉴湖为神仙。余不谓然。余以湘湖为处子,眡娗羞涩,犹及见其未嫁之时;而鉴湖为名门闺淑,可钦而 不可狎;若西湖则为曲中名妓,声色俱丽,然倚门献笑,人人得而媟亵之矣。人人得而媟亵,故人人得而艳羡;人人得而艳羡,故人人得而轻慢。

在春夏则热闹之至,秋冬则冷落矣;在花朝则喧哄之至,月夕则星散矣;在晴明则萍聚之至,雨雪则寂寥矣。故余尝谓:

“善读书,无过董遇三余,而善游湖者,亦无过董遇三余。董遇曰:‘冬者,

岁之余也;夜者,日之余也;雨者,月之余也。’雪巘古梅,何逊烟堤高柳;夜月空明,何逊朝花绰约;雨色涳濛,何逊晴光滟潋。深情领略,是在解人。”即湖上 四贤,余亦谓:“乐天之旷达,固不若和靖之静深;邺侯之荒诞,自不若东坡之灵敏也。”其余如贾似道之豪奢,孙东瀛之华赡,虽在西湖数十年,用钱数十万,其于西湖之性情、西湖之风味,实有未曾梦见者在也。世间措大,何得易言游湖。


最喜欢这两句:

深情领略,是在解人。

世间措大,何得易言游湖。


张岱散文的妙处是,惟妙惟肖的风貌、博古通今的学问、娓娓道来的气氛、掷地有声的评价,还有猝不及防的扯脱。这感觉可以想象成有一位俊朗的翩翩男子带你看风景,起初侃侃而谈,他熟悉各处典故风土人情,浅尝一口就知道泉水的好坏,能挽起袖子给你煮螃蟹,还搭配肥腊鸭和牛乳酪,喝上几口,还能唱个小曲儿,等到把人逗热闹了,宾客尽欢的时候,他忽然撇下众人,拂袖而去,只留下道不尽个中滋味的背影。有学者形容他的文章有“冰雪之气”,又说他“一往情深”,不俗的文字中充盈着对世间的满满热爱。

张岱的著作丰富,如果只推荐一本,那必须是《陶庵梦忆》。读这本书的时候,正陪着小朋友上兴趣课堂,每个等待的时间里,可以读上三五篇小文,那些时间因此变得无限美好绵长。


湖心亭看雪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崇祯五年(公元1632年)十二月,我住在西湖边。大雪接连下了多天,湖中的行人、飞鸟的声音都消失了。这一天晚上八点左右,我撑着一叶小舟,穿着毛皮衣,带着火炉,独往湖心亭看雪。(湖面上)冰花一片弥漫,天与云与山与水,天光湖色全是白皑皑的。湖上的影子,只有一道长堤的痕迹、一点湖心亭的轮廓、和我的一叶小舟,舟中的两三粒人影罢了。
到了湖心亭上,看见有两个人铺好毡子,相对而坐,一个小孩正把酒炉(里的酒)烧得滚沸。(他们)看见我,非常高兴地说:“想不到在湖中还会有您这样的人!”(他们)拉着我一同饮酒。我尽力喝了三大杯酒,然后和他们道别。(我)问他们的姓氏,(得知他们)是南京人,在此地客居。等到了下船的时候,船夫喃喃地说:“不要说相公您痴,还有像相公您一样痴的人啊!”】


这是很多人最喜欢的一篇,而我的梦想清单之一,就是希望好好写字做功课,有朝一日,能将这篇文章抄写一二,常常对着它,盼望着有那么一个时刻,是与那一日的张岱本人心意相通的。


张岱    陈洪绶 画


张岱的著作除了游记散文,还有一本《夜航船》,它可以算得上是古代的百科全书,由此可见,他和纨绔子弟或者纯粹的文艺青年有很大的不同,是一位兴趣广泛,又踏实勤奋的学者。也大约是因为这样,他的文章极其准确简练,具有高度概括性,口吻大多是理性淡然的,几乎没有华丽的修饰,也没有凸显个性的犀利评价。这是最打动我的特质:他只是坦率地认知周遭的一切、坦率地说出心中所想,于是当你被这坦率得近乎透明的气质围绕时,我们不自觉地将自己看得更清楚。

135编辑器



关于阅读古典文学作品的浅薄经验

文言文看不懂怎么办?

完成基础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人都有能力阅读,除此之外,还需要一位好助手:《古汉语常用字字典》


选择什么版本的书籍合适?

首先选择出版社,在古典文学方面最为专业的是:中华书局、上海古籍出版社。

然后选择不同程度注解的版本,比如《庄子》有很多注解的版本,有清代王先谦注解的《庄子集解》,也有瑞士汉学家毕来德撰写的《庄子四讲》。先挑顺眼的,自己喜欢的,有了基本感受后“取法乎上”,去寻找最保留原味最经典的版本。


古典文学很美丽,可我还没兴趣怎么办?

怕什么真理无穷,近一寸有一寸的喜欢。——胡适


▲ 读古典文学最大的好处是?

能养出另一种思维方式:淡定、准确、简洁、包容。


因为喜欢和真实的感受到莫大的帮助,所以把以上内容作为书单的第一部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看着陈旧,却包罗万象、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大世界。


当天气渐冷,我愿恰好像一个小火炉,给你一点暖暖 。




庄不庄

我不需要一个人告诉我整个世界是什么样子

你只告诉我你看到的就好



Copyright © 邢台市内游社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