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市内游社群

印象 杭州 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的“风景”

风景名胜2022-08-01 09:22:06

点击上方关注最有心的《风景名胜》杂志



『杭州』是一个古老而常青的词语,像长江一样绵长而经久不息,像长江一样使人自豪,令人神往。她代表着 中国最美的景物所在,代表着小桥流水、杂花生树、柳岸晓风,代表着婉约精巧,代表着文人的大气和政客的温柔乡。 




在杭州,那里的一砖一瓦都记载着城市千百年来深厚的文化底蕴与生活轨迹,在岁月更替中,见证着历史的变迁、城市的发展。真正的杭州在西湖的断桥之上,在润湿的西子湖雨丝中,在缱绻悱恻、至性至情的越剧里, 在桂花柳枝下。杭州的厚重,缠绵,清秀,细腻 …… 惟有走过,整个城市才能了然于胸;领会到杭城的生活气 息,才算是真正到了江南。



筑杭州


宋代的郭熙论游玩杭州后曾写道:“ 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 ” 其 实,江南印象在很多人眼里就是小桥流水、细雨如丝、亭台楼 阁、斗角飞檐,是在那些简单的 重复中给人以深深的震撼。




杭州印象不仅仅是在重复一些建筑元素,它所独有的灵气与意境就像是诗人的灵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杭州建筑植根于深厚的传统文化,表现出鲜明的人文主义精神。杭州建筑的一切构成因素,如尺度、节奏、构图、形式、性格、风格等,都是从当代人的审美心理出发,为人所能欣赏和理解,没有大起大落、不可理解的形象。




从总体环境到单座房屋,从外部序列到内部空间,从色彩装饰到附属艺术,高低错落而又有花树掩映的房舍亭院,近望远眺从容不迫的园林空间,曲径通幽的古典连廊,一切都进行了有机的结合,营造以人的舒适尺度为准的整体环境的和谐。




江南园林是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一项突出成就,也是世界各系园林中的重要典型。江南园林以自然为蓝本,摄取了自然美的精华,又注入了富有文化素养的人的审美情趣,采取建筑空间构图的手法,使自然美典型化,变成园林美。




其中所包含的情趣就是诗情画意;所采用的空间构图手法就是自由灵活、运动流畅的序列设计。江南园林讲究“巧于因借,精在体宜”,重视成景和得景的精微推求,以组织丰富的观赏画面。同时,还模拟自然山水,创造出叠山理水的特殊技艺,无论土山石山,或山水相连,都能使诗情画意更加深浓,趣味隽永。




其中,江南水乡的民居又以杭州最具代表性,不论建筑规模大小,这里的民居全部体现出一个与北方民居的明显区别,便是雕刻装饰极为繁多,却极少彩画,墙用白瓦青灰,木料则为棕黑色或棕红色等,与北方的绚丽色彩对比十分淡雅。一直以来,杭州民居往往与园林合二为一,凡宅必有园,是中国文化的一种生活模式和居住模式。建筑特点是黑瓦、白墙、砖石木构,干栏式建筑,多傍河道而筑,故有旱街和水街。水街上的桥是连通两岸旱街的纽带,各式桥型亦是水街特有的景观。




民居普遍的平面 布局方式和北方的四合院大致相同,只是一般布置紧凑,院落占地面积较小,以适应当地人口密度较高,要求少占农田的特点。住宅的大门多开在中轴线上,迎面正房为大厅,后面院内常建二层楼房。由四合房围成的小院子通称天井,仅作采光和排水用。




因为屋顶内侧坡的雨水从四面流入天井,所以这种住宅布局俗称“四水归堂”。与此同时,杭州民居的结构还多为穿斗式木构架,不用梁,而以柱直接承檩,外围砌较薄的空斗墙或编竹抹灰墙,墙面多粉刷白色,梁架仅加少量精致的雕刻,涂栗、褐、灰等色,不施彩绘。房屋外部的木构部分则用褐、黑、墨绿等颜色,与白墙、灰瓦相映,色调雅素明净,与周围自然环境结合起来,形成景色如画的水乡风貌。



// 一条小巷一折情 // 


杭州的小巷,是历史留给现实的入口,外面是红尘万丈,里面是烟雨旧梦。时光之于杭州,同样是无情的匆促,唯有小巷,在繁华与颓废中坚守着初衷,成全着世人的想象,和城市中车水马龙的商业街相比,杭州的小巷显得寂寥了许多,从早到晚很像个迟暮的长者。虽然寂寥成为杭州小巷的一种常态,但有些声音更衬托了它的寥寂,有时小贩挑着担子走进巷子,虽无买者,小贩也不肯错过机会,发出声声叫卖,长长的小巷杳无人踪,空气中漫溢着安宁的气息。




在早时,小巷最热闹的时候要数清晨,其中最闹猛的非面馆莫属了,食客们双手焐着一碗片儿川,海阔天空的神侃,杭州人的侃不是大声喧哗,而是轻声的说笑,聊得累了,喝口汤,换个姿势再聊,那劲儿就一个字“韧”,面馆老板在食客中转来转去,忙得不亦乐乎,门口石阶上坐着卖花的女孩,她们脚边上有个竹篮子,篮子里是白兰花、栀子、茉莉,白兰花和茉莉用细铅丝或丝线串着,五毛钱一串,客人往往给一块钱要两串,挂在胸前的扣子上,幽香几天,等花干了,再来换几串。




初绽的栀子则躺在蓝印花布上,客人要三两枝插在客厅的瓷瓶里,不一刻便满屋幽香了,小巷人家喜欢这花的清雅与幽香,他们喜欢在这幽香与寂寥中细细地打发着日子。




儿时的我最迷恋的就是离家不远的那家食杂店,高高的暗色木柜台,在柜台上有着一个个很大的玻璃罐子,里面装满了各种颜色的水果糖,现在的孩子或许对这样的水果糖根本就是不屑一顾,但是在那个物质条件极度匮乏的年代,几颗水果糖对孩子来说绝对是奢侈品,我和几个小朋友到处收集用过的牙膏皮、甲鱼壳子等物品,和收旧货的小贩讨价还价后换来几枚硬币,然后几个小伙伴会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到食杂店,踮起脚尖小心翼翼的将手里的几枚硬币交到老板的手里,很快几颗糖果或者话梅被包在一个纸包里,小伙伴们一起开心的分享着纸包里的零食,而那些游走的小贩也是小巷中的一道风景,修鞋修伞的、收废品的、卖桂花甜酒酿的,各式叫卖声悠远而绵长,消醉在小巷人每一天的日子里。




如今的小巷繁华不再,大多小巷人家的民居古朴而静谧,不带半点渲染和雕饰,灰黑色的瓦楞,暗白的墙壁,别具一格的窗户,给人的感觉就是没有一丝亮色,朴素的却可以让心灵的尘埃飘落。巷里的那些小店悠然的做着自己的生意,丝毫不会顾及商业上的竞争,那种与世无争的态度绝不会让你在都市的高楼大厦下感到人类的渺小和压抑,反而会感到小巷独有的淡定,小巷人以自己特有的节奏和谐的生活着,一切都那么自然,之所以让人觉得亲近和蔼,就是因为它们保持着原生态的生存方式。




若有雨,撑一把油布伞走着,踩着湿滑而洁净的青石板路,看雨打屋脊惊起的游龙般的水气,听檐下滴答的水声,一种恍若隔世的熟悉和陌生感会唤醒内心深藏的落寞。在巷深处的墙角总有一些墨绿的青苔寂寥地腻着,无人知道它最初的萌芽始于哪朝哪代,一些向阳的墙面上,爬山虎不识愁滋味地疯长着,它那深入时光的根须,想必从不曾触碰过杭州的多情。




抬头,乱了视线的是飞掠而过的燕子,不知在繁华和颓废之中,它是如何辨认故居的?时光如矢,从人世的头顶匆匆掠过,抬头,眼前已是喧嚷尘世,车水马龙。回望小巷,一如来时的平静与安详,现实与梦想,繁华与寥落,竟是如此的贴近又是如此的疏离。




也许,现实的无奈需要梦想的安慰,就像浮躁的人世需要有一个远离尘嚣的去处,可以平衡悲喜,认清去来,而小巷就用它平静而从容地特质为人们营造了一处转身退步时的水阔天空,那么一脚入红尘时,且把心留下,长随小巷春秋。



水杭州



因为人与水、水与人亲昵得太久、太近了,久而久之,人有似水了,水亦似人了。杭州的水,如轻纱雾霭,随风起舞,变幻无穷,滋润着西湖景物的风姿绰约。“水光潋滟睛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那无边的波光水影之中,充溢着无边的风月。西泠桥畔的苏小小,西湖的断桥残雪、梁山伯祝英台的爱情故事……深受上天厚爱的才子佳人,他们的柔情蜜意在杭城大地上留下了诸多生命的足迹和美丽的传说。




西湖的水,少有像怒江、黄河一样奔腾咆哮,一泻千里,似勇者一往无前的豪迈奔放气质。她安静而平和,默无声息地缓缓流淌,款款而来,从容而去,永远神闲气定,喜怒不形于色。但这并不表明她没有深度和长度,它更像老于世故的杭州人一样含蓄内敛,不事张扬,表面上偏居一隅,实际上却在做着纵横四海的大买卖。遥想当年的杭州首富胡雪岩,偏居在杭城一隅,经营着当时最大的药材生意,其财富之巨着实令人惊讶,其深藏不露的功夫更是令人钦佩,正是江南安闲稳重的如水气韵,养育了杭州人含蓄内敛的人格气质和处世方式。




但西湖的水也时有“乱石穿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之势。这坚韧与顽强的性情,也涵养了杭州的风物和杭州人的英豪之气。西湖的水哺育了如水的杭州,这种美是刚与柔,秀慧与智巧的整合。有人说,正是因为西湖太美了,阴气过重,,美人的风韵灭火器似乎扑灭了男子的阳刚之气,使得男人多属苍白柔弱的君子,这种认同是过于偏重江南水乡的温柔与细腻了。




但如果你想要真正领略杭州的水韵,最好的去处便是西湖,因为只有在那里你才能最真切地感受到水与人可以多么的亲近。“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阳里白沙堤。”无论是清晨、午后或黄昏,总有孩子们在湖边戏水,姑娘或婆婆在浣衣、洗菜或淘米,老翁坐在自家门口悠然养神。有闲情的人可以像招出租车一样,随手招来出租的小船,顺着湖水“从流飘荡,任意西东”,就像信步闲逛在市井的大街小巷,可以和过往船只上的游客、路上的行人随意地打招呼。




老子曰,上善若水。西湖的水似有一股灵性,千年来都奏着一样的歌——悠然,是温婉,是万千尘嚣遗落的一片静,是与自在浮云相契的一笑会心。有人说,西湖是杭州的魂,杭州的人家大抵如此,屋前屋后都有细流穿行。烟雨,石桥,青石板,卖花声,哒哒的马蹄,满楼的红袖,春风得意的少年公子,巧笑倩兮的红粉佳人,朱阁绮户下传来的丝竹弦乐,动荡年代里脂粉掩饰的迷醉太平……西湖边的苏小小艳冠天下,有着落笔生花才惊四座的傲然,而传唱在西湖断桥上关于白娘子的传说,雷峰夕照,半江残红,更令人神往。




味杭州


杭州食物之好,绝不完全在于它的好看,就是很普通的原料都能做得很到家。《云乡食话》中内收“小葱拌豆腐”,说豆腐的色与香:“小葱拌豆腐,一青二白。”这是杭城人家很普遍的家庭菜。





// 满满江南味,道地杭帮菜 // 


杭州的灵气,不止在山水之间。古今不论文人雅士、富商豪客、名流政要,还是普通百姓,都把杭州当作了一方庭院,南宋小朝廷的暖风歌舞,更令杭州平添了几许享乐之气。有风景、尚享乐,自然就有食肆酒楼、美味佳肴。杭州的美食,历来不输于几个大菜系,江南丰腴的土地、密布的水网、发达的交通,令杭州的美食底气十足,而当年的衣冠南渡,也带来了许多精致。




不仅如此,江南一带食物之丰也是一般地域难以相比的。自古江南就有“天下粮仓”之说,明清年间,天下粮赋一半出于江南。富足的江南人有了物质条件自然要讲究吃喝,因此对于食物的考究程度也就越高,那精雕细琢的菜肴如同江南园林,令食客味觉移步换景、曲径通幽,又如泛舟碧波西湖,令食客视觉美不胜收、流连忘返。杭州的东坡肉、蟹黄面、西湖醋鱼、龙井虾仁、叫花鸡等,可谓是种类繁多且件件口味俱佳。




其中建成于1927年的西子国宾馆,为西湖四大名园之一。位于世界文化遗产——杭州西湖南岸,雷峰夕照山麓,酒店三面濒湖,依山傍水,独揽西湖胜景。几十年来专事接待贵客,餐饮自然不会令人失望,特别是传统的江南菜肴,一碟碟、一盅盅、一盘盘,光是用眼睛看,便已是小小的风景了。




冷碟里的呛醉之物,后厨没有点家底的餐厅,是断然不敢做的。一来生腌既考验食材新鲜度,又考验厨师的水平;二来食品安全问题,也容不得半分差池。来了牡丹厅,便可以放开吃了,这里的厨师在国宾馆的工作年限大多很长,因此,厨师们对一些传统的技艺就由熟而精,又有充分的时间教授晚辈,菜肴的稳定性就非常高了,油爆河虾、东坡肉、干炸响铃、火朣神仙鸭等都是最正统的杭州风味。如果要喝上一碗热汤,就要推荐宋嫂鱼羹了,味道上,有杭州菜里汤羹独有的清新,在大菜面前,也丝毫不会喧宾夺主。




此外,西子湖四季酒店的金沙厅,也可谓是江南菜的升华。翻阅菜单的时候,可以看见很多耳熟能详的杭州名菜。但是当这些菜肴上桌的时候,不曾动筷,便能感受到它们已经在这里得到了全新的演绎。杭州水产丰富,餐厅更是主打本地的淡水鱼和湖蟹,但是在对待某些特定菜肴时,所选用的食材就需要斟酌一番了。金沙厅巧取时令新鲜食材入馔,糟香花甲豆腐煮红毛蟹、生挐钱江野生鳗、姜汁鲜鲍清远鸡、脆米油渣葱油芋艿……道道都是珍馐飨宴。





// 酒香,何处味偏浓  //


如果说借先秦余绪,独领风骚的荆楚名酒,厚积薄发,脱颖而出的楚醪佳酿,是长袖善舞的名门秀媛,那么这里的米酒,则无缘籍入千年壮观篇章,成为深深庭院的小家碧玉,绵长悠远的江南清音……秋收过了,五谷六畜丰蓄在屋,天清地旷,酿酒的日子和着人们愈来愈浓的等候渐渐饱涨出醉人的气息:酿酒用的新稻早已备下,弥散着秋阳无处不在的香甜;柴火也风干得松脆洁爽,烧在炉膛里,烧出明亮飘逸瓷实的火焰;酿花酒的上好菊花或桂花,汲取了杭州的淋漓水气,天地精华;盛酒的器具经长江水的洗涤,蓄满了季节的香味,等待着溶进酒的甜蜜醇厚里……




酿酒的日子到了,女人们一个个忙碌起来,蒸煮后的糯米粒粒莹润圆玉,米香满颊,和上捣碾得细细碎碎的酒曲揉拌得匀匀实实倒入酒缸密封,再用洋溢温煦的稻草捂实保温,四五天后积满的酒浆让女人凝重的脸绽开花朵,兑入凉开水,再封盖捂实。一周后开盖,那乳白透明,甘醇清冽,浓淡适中酒便酿成了。而这样的“土法酿酒”同时也酿造了老底子杭州人的情感与色彩,感性和理性,情趣和智慧,寄托和向往,富溢了丰满而意味无穷的象征。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如果我们把这里的米酒比作是小儿女,那么黄酒就亦同在杨柳春风里翠径花台的蝶舞莺啼,让人无法抵档她缠绵旖旎的温柔。明清两代,多少文人墨客把酒临风,凭吊酒圣,明江阴人曹诗云:“芦荻萧萧古渡风,冷烟微雨下轻鸿。清流万斛甘如酿,日在先生一枕中”。一壶浊酒藏冰心,那壶酒,不为贪欢,只为你见长……





// 无茶不成春  //


当你在品味好杭州美食,酒足饭饱之后,在某个天井下面,沐浴天井中垂漏下来的温暖的阳光,泡上一壶正宗的西湖龙井,是否会感觉到生活点藏之外的真正快乐?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杭州,山青水秀,男人与女人的骨子里都有种脱不了的秀气,而这里的茶也有着特有的神韵和灵气。犹如盈盈女子一般,清纯、淡雅。“翠眉”、“翠芽”,这些有着明显江南地域特色的名字,听起来是如此的动人,恨不得立马沏上一杯,看一看她在水里旋转舒展的美姿,闻一闻随着热气袅袅升起的清香。




传说中,龙井茶中的极品是皇家的贡品,是由少女用双唇含摘的嫩芽,然后经过数十道特制工艺制成,珍贵可见一斑。如今龙井茶已绝非少女双唇采之,但仍然是温婉女子精心采摘而来,她的身上还有江南女子特有的秀气和灵气。将翠绿的茶叶浸于热水之中,第一回香味浓郁,入口最醇,叶片不展,颗颗站立,好似青春少年,个个展示豪情。第二回香气转淡,味道渐入甘甜,茶叶在水里沉稳起伏,显得老成持重,恰似人到中年,举手投足尽显成熟的气质。第三回香气离散,茶色清淡而悠远,茶叶静静地躺在杯底,又似人到老年,闲来散步静心,与世无争。等到第四、第五回茶叶在而味全无,但回忆中幽香依然,令人回味不尽。




龙井茶与外人看来,少了些粗犷,多了些细腻;少上些热情;多了些文静;少上些浮躁,多了些内涵,品上一口,一股绿盈盈的气息沁入心田,闭上双眼,仿佛一幅江南水墨画浮现眼前。





韵杭州


晨霭中,杭州西湖烟水缈缈,碧波微泛,宛如一位晨起初妆的古典素衣女子。纯净的色彩在这个季节焕发着亦幻亦彩的光芒,含蓄而奇趣的装点荡漾着欲静欲动的年轻张力,原来古朴幽静的气质也可以在此变得时尚而跳跃。那厢,钱江新城的华灯伴着珊阑灯火,翩然起舞,使得江水荡漾,顿显几份明朗。




// 一曲永远唱不完的歌  //


杭州有别于金陵的明丽,金陵的明丽附依于浑厚和宏大。到了杭州,完全有种温柔的明丽。我一直这么觉得,若把金陵比作精明却不失丰韵的少妇,杭州该是追求浪漫情怀的少女。,原因之一大概也是因为她的秀气明丽。就像我们在看到一个内地地名之后,心中也会产生对这个地方的总体印象,他们相信,昔日暖风徐徐的杭城,恬睡着一个性灵之乡。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白乐天的感慨直白而明了,杭州的确是有太多的迷梦牵动着后人的心,不止是最忆杭州的白氏,唐代以后的千年之中,又有无数的新梦褪色为旧梦,无数喜梦也衰落为残梦。杭州的魅力是历史的魅力,杭州的历史是魅力的历史,尽管时复依稀,时亦朦胧。





// 钱江新城 城市新地标的胆识与智慧  //


有人说,若用一把标尺来衡量城市的发展变迁,新城崛起无疑是最重要的选项之一。当下,钱江新城用浓墨重彩的笔触来描绘新城图景,更以此为支点,撬起万众期待的未来。驻足此地,人们不仅感受到杭城新地标的大气与磅礴,更领略到时代跨越的胆识与智慧。站在位于钱江新城核心区的城市阳台,凭栏临风,波光潋滟的钱塘江面上,飞虹卧波、船只点点;极目远眺,对岸便是G20峰会的主会场——奥体博览城,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旖旎春日,城市阳台上游人如织。




木栈道边,樱花胜雪、新绿葱茏;观景台上,小儿嬉戏,纸鸢纷飞。这里被杭州市民亲切地称作“咱们家的阳台”。城市阳台的设计理念来自德国国家级建筑大师克劳斯挐科施通,他将钱塘江北岸的沿江开阔地,设计成了一个“悬挂着的城市花园”。站在这里,第一个感觉就是大,由主阳台和两翼阳台组成,宽约300米,外挑江面80米,面积24000平方米,比50个篮球场还大。



事实上,这座阳台的魅力不仅仅在于“大”,其中以大面积透明玻璃的护栏,取代传统的水泥围栏;以外挑江面的巨型承台,取代传统的江岸围堤,城市阳台融休闲、景观、交通、服务等多重功能于一体,以一种全新的方式让城市与钱塘江相连,让民众与钱塘江相亲。除此以外,这里还是杭州全民阅览节的举办地,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令春风沉醉的书香;是杭州人夜跑健身的圣地,江风习习间领略热力奔放的快乐;当然还有精心设计、叹为观止的夜景灯光秀,以迤逦灯光勾勒错落有致的天际线。



夜幕下,杭州静如处子,遥望对岸,钱江新城一袭旖旎,恰如素衣女子如梦的发际,从西湖时代迈向钱塘江时代,我们在钱江新城,读懂一个时代。





风物杭州



烟雨时节,倘若徘徊在西湖,在深巷,擎着一把西湖绸伞,执着一把杭州纸扇,你不仅能够看到许仙为白娘子撑伞,还有望遇到一个如丁香花般结着愁怨的姑娘,能听到风穿过云梢,在你耳边讲述着日转星移。



张小泉剪刀  裁剪江山成锦绣 


中国剪刀素有“北有‘王麻子’,南有‘张小泉’”之说,杭州“张小泉”剪刀经历三百多年的风吹雨打流传至今,与其说是一种传统技艺和企业品牌,不如说是一种民族文化的象征。“快似风走润如油,钢铁分明品种稠,裁剪江山成锦绣,杭州何止如并州。”这是我国著名的戏剧活动家、剧作家田汉1966年走访张小泉剪刀厂时写下的一首赞美诗。  





王星记扇子  传承百年的杭州老字号


杭州“雅扇”历史悠久,自古以来闻名遐迩。杭州王星记扇业有限公司的前身是杭州王星记扇庄,创建于公元1875年(清光绪元年),创始人王星斋。它作为城市生活的一大文化亮点,杭州的自然景观、人文景观,历史典故都可以通过扇子这个载体来表现,不仅展示了杭商品牌的历史传承,更体现了杭商品牌深厚的文化底蕴。





西泠印社  天下第一名社 


宁缺毋滥,是一种文化人的坚守。创立至今,西泠印社几乎将现当代的金石书画大家尽数囊括其中,近现代史上精研文史、雅擅丹青的大家,多数为西泠印社中人——李叔同、黄宾虹、马一浮、马公愚、邵裴子、来楚生、吴湖帆、陈巨来、沈尹默、商承祚、罗福颐、傅抱石、潘天寿……而历任社长吴昌硕、马衡、张宗祥、沙孟海、赵朴初、启功,均为一流文化大家,他们在艺术、文化、学术上的丰功伟绩,构成一道深厚的人文景观,令人对西泠高山仰止。





胡庆余堂  中药文化的传承和创新 


沿着杭州历史古街河坊街由西向东漫步,“胡庆余堂国药号”7个特大楷体字夺人心目。高达12米、长达60米的白色封火墙和巨幅大字告诉人们,这里便是有“江南药王”美誉的胡庆余堂所在地。自其肇始至今,这家天下第一号“药局”已历经140多年的浮沉,撑起了中国中药的半壁江山。店名“胡庆余堂”出自《周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既合胡雪岩开药店之初衷,又与药号的营业特相称。至今,胡庆余堂门楼上仍保留着胡雪岩所立的“是乃仁术”四个大字,它出自《孟子挐梁惠王上》:“医者,是乃仁术也”。表达了胡庆余堂的创办初衷是为了广济于人,更反映了当时就有难能可贵的治病救人的仁义。




西湖绸伞  非遗技艺 


杭州多雨,一年之中,有—半日子都在雨水里泡着。元代诗人虞集对此曾下过结论,叫做“杏花、春雨、江南”,这可以说代表子古人对江南地域文化的认识。西湖绸伞,以竹作骨,以绸张面,轻巧悦目,式样美观,携带方便,素有“西湖之花”的美称,创始于民国,在上个世纪作为礼物,赠予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如今在走过80多个春秋后的今天,西湖绸伞依然美丽如初,而这美丽背后更多的是贯穿始终的坚守。





杭州丝绸  一根丝串起古今中外 


杭州丝绸的巨大吸引力,甚至不亚于美丽的西湖和如今的钱江新城。人们向往杭州这座丝绸般秀美的城市,既钟情于风光旖旎、美不胜收的景色,也爱慕那色彩缤纷、优美华贵的丝织品。唐穆宗长庆二至四年(公元822-824年)间,担任杭州刺史的大诗人白居易所写的《杭州春望》一诗中有“红袖织绫夸柿蒂,青旗沽酒趁梨花”之句。诗中提到的“柿蒂”,即为当时杭州盛产的柿蒂花绫。




文 /  深白色、王雯娟

图/ 吴勇韬、吴海平、徐春阳等


喜欢本期内容,私信后台购买吧

新浪微博:杭州风景名胜杂志

版权声明

本文由风景名胜原创发布

转载请联系后台,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精彩“风景” 直接点击 ↓↓↓


听佛陀低语 归隐世俗间 || 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的“风景”


在秘境  埋藏整座森林的梦境  || 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的“风景”


霞浦 难忘那片海 || 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的“风景”(文末福利)


佛罗里达群岛  海明威的旅行吸引力 || 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的“风景”


开罗,时间害怕金字塔 || 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的“风景”



Copyright © 邢台市内游社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