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市内游社群

最好的风景在路上,最深厚的爱在内心

你和我的时光路上2019-07-02 03:46:42


2018024


最好的风景永远在路上


文/有处可栖的灵魂  

    壹


嗨,好久不见了,你还好么?

清明那天,我和一群朋友去了一个小镇,吃吃喝喝。蛮开心的。清明,自古就被人说成是路“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日子。只是我印象中不是这样,从小到大,清明节和别的日子没什么区别,因为从小在外地出生长大,从来没有清明祭拜的经历。清明时节,和你一起到菜地浇水的情形倒是有的,再有就是摘艾叶的情形。

清明节,在我的记忆里从来就不是悲风凄雨的日子。

如果你没走,我大概也不会约朋友去玩,我应该会和你在一起,一起摘摘艾叶,尝试着做做艾糍吧。

你走的那天,刚刚放完五一长假,2002年,那一年五一还可以休假七天。2002年5月11日,这一天是人类漫长的时间史上再寻常不过的一天,确切的说,没有一天,因为你是早晨走的。

这一天之前,你还是母亲,我还是孩子;这一天之后,你去天堂,我默然送你,倒不见得有多大的悲伤,因为你已经病了两年,这两年里看着你熬了不少的苦。你走了,也没有你解脱了的想法,只是感觉你只是走了,其他的什么也没想。

但是从那天以后,我的人生更换了景致与轨迹,一切都将不复从前。这一点只有我自己很清楚。

    贰


2002年5月10日那一夜,是我陪着你的,你已经不能说话,我还时不时的和你说话,你只用眼神回应我。现在回忆起来,你的眼神里没有太多的丰富的情感,没有不舍也没有舍得。

我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生离死别,我并不知道你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那一夜,我一直握着你的手,轻轻的抚摸。都说癌症病人最后是很痛苦的,我以为这样轻轻的抚摸能让你感觉好一些。

实际上,从你病倒后的两年里,我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你有多痛。你就是这样的一个隐忍的的人。从来不说你有多苦,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肉体上的。

我就那么握着你的手,直到早晨六时医院的护工阿姨来上班,她看了一眼,浅浅的和我说,就只有一口气了,大概最多还有一个小时。

她说这话的口气那么平淡自然,落到我耳边却如晴天霹雳。我赶紧给父亲哥哥妹妹打电话,一个小时零十分后,你走了。

你的后事,处理得很简单简洁,直到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有头七……到七七的说法,会有许多喧嚣闹腾,有许多的繁缛仪式。我只记得我们做了的唯一有点关系的事就是送你走后,回来的路上,点了一根香,伸到车窗外,遇桥洒一把纸钱,一直到家。

不记得是谁告诉我要这么做的,我只记得洒纸钱是给你付过桥费,点一根香可以引你回家

后来,嫂子和我说,这么的简单,你不知道会不会怪我们呢。

我知道,你不会的。你本来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人。

    叁


后来,有好几年,家里的家具摆设都没什么变化,每次回去,能感觉到每个角落都有你的气味影子。

偶尔,我自己在家的时候,我会去翻看老照片,真的是老照片了。你都已经走了16年了。照片上的你的笑容依然是那么的爽朗,你一直是爱笑的人。


有一回,我问儿子,还记得外婆的样子吗?

他说不太记得了。

是呀,时间过得好快,我也怕有一天,我也不太记得你了。

我还是常常会回忆,与你一起时的点点滴滴,每一件我能想起来的小事,每一件小事的小细节。

这么多年来,回忆中的这些细节,就象是我看过的风景,最好的风景,一路上一路走一路看的,也是一路拥有的最好的风景。


你走后,我并没有流什么眼泪,只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伤痛,让我最后知道,世间有许多事情,说什么无可奈何、大势已去,大局已定、回天无力……之类的,其实加起来都比不上“妈妈走了”这四字的大彻大痛。

甚至,连叹息都是痛的。


    肆


你走后,我的生命里便多了一件事:做清明。

我常常会回忆你的笑容,当然也常常会回忆你的生活你的人生,那些年你经历的苦在回忆中渐渐的从笑容深处浮上来。

我感受着你的苦,也只能在心里感伤一下,我什么也做不了。一切都过去了,那一年,那一天,那一刻,那样的笑容。


你走得平静,如一阵轻柔的风。

这许多年,每一年,我都会想到一些没有来得及诉说的言语,被你带走了,带入清风,飘向远方。这样的言语越积越多,可是都来不及了,只能越积越多了。

每一个月圆清晖的夜晚,我总想和你聊聊。

可是,你在清风,我在明月。

我曾经以为你走后的日子会很难过,其实也不难,这不16个年头都过去了。

只是,我深刻的领会了纪伯伦说的:“我曾悲伤的爱过这个世界。”,我知道了生活和生存都要在衣食住行里充满爱。

欢乐要爱,悲伤也要爱。

只是,你在清风,我在明月,爱在清明,爱也清明。



你和我的时光路上

从2018年开始

从美好开始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邢台市内游社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