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市内游社群

行走在边境线河边的迷人风景!

三峡影像网2019-12-01 11:28:49

行走在边境线河边的风景

文 / 谈雅丽   图 / 李志伟


黑龙江上游的主要支流额尔古纳河,从大兴安岭西侧吉鲁契那山孕育而出,在呼伦贝尔高原缓缓流过,吸纳了上百条支流,经大兴安岭的西麓转北划了个半圆的C 型,在漠河以西的恩和哈达附近同石勒喀河汇合为黑龙江。

我们穿越大兴安岭稠密的白桦树和落叶松林,进入牧场与林区相间的大地。一路来我们有缘遇到额尔古纳河大大小小的支流。这些支流清澈洁净,保证了额尔古纳河美好的质地。

大兴安岭的溪流众多,如一块巨大的海绵,储存了丰富的水量。我们在丛林的简易公路上穿行,不时迎面遇见那些小溪。从前为了运送木材方便,伐木工砍伐的木头会顺水而下,我们停车经过的那些小溪里都有留存下来快要腐烂的木头。水流走了,岩石的阻截决定了木头的命运,老死山中。溪岸是原始次生林,因为过去砍伐严重,沿途已见不到原始森林。在国家禁止木材砍伐外运后,从前的伐木工大多变成了护林员,这些次生林也就有了近十年的好光阴。

次生林地上是松软的腐木层及苔藓,用脚踩下去松松软软,苔藓是鄂温克人饲养驯鹿的主要食物。林区有大量的灌木丛,初秋时节,随处可见两种野果,一是蓝莓,再是红豆。蓝莓味道酸甜,然而营养丰富,从根河到额尔古纳河,大大小小的摊贩都在沿街叫卖蓝莓果干和黑红的蓝莓果汁。我们在根河的早市买到腌制好的蓝莓。

两侧的树多为落叶松,正是果熟季节,当地居民采了松塔,用淡盐水煮了,再从松塔里取出一颗颗松子,像小松鼠一样磕了吃,滋味长而美。我们在莫尔道嘎的东北小饭馆里吃着松枝炖柴鸡和额尔古纳河的鲜鱼。善言的店老板特意送了我们一袋煮好的松塔,一路上我们紧磕慢磕,不觉时间又过了半晌。我们也去了大兴安岭的溪边采摘蓝莓,然而刚刚下过雨,我们的裤子跑鞋被枝叶间的雨水打湿了。

为了亲近河流,我特意去了那些大的溪流边,脱了鞋子,踩着硌脚的鹅卵石,河水刺骨,清澈见底,然而小溪流汇成大溪流,大溪流汇成河。额尔古纳河众多的支流都叫不出名字,它们有的来自湿地,有的来自森林,有的来自草原。莫尔道嘎是中国最大的森林公园,也是额尔古纳河最宽阔而丰富的储水地。

额尔古纳河上游的海拉尔河,源出大兴安岭西侧,西流至阿该巴图山脚,折而北行始称额尔古纳河。一些支流直接汇入了这条母亲河,有的则通过根河或是海拉尔河等支流河汇入。额尔古纳河流经宽阔的谷地,河水清澈,含沙量少。洪水时期部分洪水倒灌入呼伦湖。越接近这条河流,我们越是激动。起初只是远远观望,感受它的大小支流。等从一级公路转到乡村泥路,从森林转到草甸,我们看到了初秋成熟的麦浪与将要凋谢的油菜花交织镶嵌在这一块黑土地上!无论走在哪一条路上,它的支流一直跟随着我们。经过老鹰咀,看到这个巨大的河谷和野花盛开的土地,等越过莫尔道嘎走到临江时,我已经感觉到了额尔古纳河清美的气息。

这是一条何其秀美而多情的大河。沿着额尔古纳河往前走,等越过临江到达室韦小镇时,左手可以摸到这条时远时近的大河,越过大河就是鹅黄与青翠织就的俄罗斯。大河发源于蒙古,在蒙古帝国及北元时期是中国内陆河。1689 年《中俄尼布楚条约》签定后,这条河就成为中国与俄罗斯的界河。我曾写过一首小诗《蔚蓝色的低语》:

“将来,我们的房子要用松杉原木搭建,边界是一条大河,通向蔚蓝色的俄罗斯,而野花开遍,青草如潮。”

在临江小镇某个山顶,我们得以俯瞰这条大河蜿蜒的曲线。浩荡的大河在涌动的绿意中流淌,那么平静,没有跌宕与不安,只有平静的叙说。山顶上有白桦林,白桦树下树立着一个不起眼的水泥界碑石:中国 1993 。据说在1993 年以前,额尔古纳河两岸都没有修建铁丝网,边民自由往来,中俄两国自由通婚。鄂温克人是中国人与俄罗斯人杂居所生的后代,直到界线生成,鄂温克人才从额尔古纳河的丛林迁居到根河市附近。

大河两岸的铁丝网树起了一圈警界线,然而这条公路沿额尔古纳河修建,我们沿河行驶,感觉奇妙,仿佛进行着一场即将开始的跨越国界旅行。

室韦是离额尔古纳河最近的镇子,是蒙古族的发祥地。小镇广场上可以租用望眼镜观看对面的俄罗斯树林,河边有租赁骑马的商业马队,也有牧民在贩卖酸奶、蓝莓汁,以及来自俄罗斯的巧克力和羊毛围巾。很少有旅行团队到来。这里的喧哗中透出了安静。很快就到了九月,九月后因为极端寒冷几乎没有游客到达这里,商铺关门,额尔古纳河的当地居民会生热火炉,在火炕上度过漫长的冬天。

有时会有路过的鸟飞越河流,叫唤着清凉孤独的嗓子;有时是游鱼,在界河里毫无拘束地游动。在他们眼里,本来就没有界线,世界上所有的隔阂和界线都是我们人类在自己心中画下的一个禁止。

我们决定宿在离额尔古纳河较远的恩河,住进当地特色的木刻楞里,我们在清寂的小镇上吃着苏联后裔尤拉大叔亲手做的葛得列克牛肉,听他讲起他太奶奶当年的情史,尤拉大叔完全长着一张俄罗斯面孔,然而说的却是纯正柔和的中国话。我们漫步在小镇街头,要去安娜面包坊买香气扑鼻的列巴。我们听着从木刻楞里传来悠扬的民歌,这个夜晚我感到额尔古纳河轻轻的呼吸声,感到河流渗透,融合到我身上每一处细胞,每一个毛孔。

其实,对于河流来说,那些定义在她们身上的边境线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河流之声那样温良,足以比人类的任何一个心脏都要宽广。有河的地方就有逐河而居的牧民,就有散落的蒙古包,或者有一群群马和牛羊。牧人骑马或是摩托车在草地飞奔,一群群绵羊经过河谷,然而无人看管,看管它们的是一个灰黑的牧羊狗,它围着我们转了一圈,并没有攻击或是吠叫。

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人们遵循着那些自然的规律,安恬于自己所拥有的和所得到的。额尔古纳河指引着我们前行,到达阿赉贝尔、满洲里,到达神圣而威严的国门。我们只是依河行走的短暂过客,我希望草原永远保持着纯净、自然,不被蜂拥而至的外客改变,像英雄的母亲诃额伦一样,有着宽阔美好的心怀。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近 期 精 彩 推 荐 

  点击 ↓↓↓【阅读原文】 

【特辑】后来的我们 | 还会相遇吗?      

  2.8万劳动者和这个星球上的超级工程

  宜昌一百多摄影师长枪短炮聚焦田园居

  30年前,磨基山下的长江边 

  杨明 | 让人脑洞大开的创意摄影

  昆虫也能小清新!微距下的唯美世界

  三峡,隐于更久远岁月里的那些秘密......





本期编辑:李志伟

宜昌最有影响力的影像门户平台

       

已入驻 搜狐/网易/今日头条/天天快报同步推送

每天原创图文推送  关注摄影协会公众号

学摄影 玩相机 关注摄影知识推广专号

长按-识别-关注

摄影家协会官方公众号《三峡影像

请置顶!每天都有精彩内容推送!


您有作品稿件,欢迎寄给我们编辑部邮箱

Sxyxw001@163.com 


喜欢我们欢迎在下面留言↓↓↓有什么建议和要求也请留言↓↓↓欢迎点赞↓↓↓欢迎关注页面广告↓↓↓您的支持也是我们全体编辑人员的动力!

Copyright © 邢台市内游社群@2017